全面落实小水电站生态流量,抓实小水电清理整改的“牛鼻子”

 无关风月      

单站装机5万千万及以下、数量2.41万座,是了解我国长江经济带10省市小水电站的两个关键数字。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西电东送”和小水电密集开发,人们纷纷在上万条长江大小支流上筑坝引水,拦河发电,一度造成部分支流“毛细血管”的断流、堵塞,给长江流域水生态环境带来重压,也给万里长江流域的绿色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保障河湖生态用水,维护长江健康生命,推进小水电绿色发展,是必由之路。近年来,按照国家的总体部署,长江沿线10省市已展开行动,开展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确定、泄放设施改造、生态调度运行、监测监控等工作,健全保障生态流量长效机制,力争在2020年底前全面落实小水电站生态流量。

位于云南螳螂川下游河段干流的石楼梯电站。(受访者供图)


早期建成的部分小水电站缺乏整体规划


大宁河,是长江的一级支流,源于重庆境内的大巴山南麓,西溪河和东溪河两条支流正式合流,形成大宁河的干流。由于三个梯级引水式中小电站的存在,让西溪河道一度干涸。2016年,西南大学渔业资源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姚维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西溪河中曾有众多鱼类,它们都习惯顺着上游河段来产卵,然后往下游寻找虫食饵料代代生长,如今这种洄游和迁移方式已被阻断。


一位不愿具名的鱼类系统分类专家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长江大小支流对鱼类的繁衍起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就连最常见的青、草、鲢、鳙“四大家鱼”鱼苗发生量也大幅减少,数量不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几百分之一;年龄结构、个体大小、性比和早期资源量都呈现衰退之势;一些珍稀、特有鱼类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


鱼类资源的变化,是长江支流生态环境变化的一个缩影。根据国家审计署发布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7年底,长江经济带10个省份已建成小水电2.41万座,最小间距仅100米。其中,6个省在自然保护区划定后建设78座小水电,7个省有426座已报废停运电站未拆除拦河坝等建筑物。更为严重的是,过度开发致使333条河道出现不同程度断流,断流河段总长1017公里。


在特定的经济环境下,小水电确实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但也有专家也提醒,早期建成的部分小水电站,缺乏对河流的整体规划,有的在建设过程中没有严格履行程序,无序开发、管理粗放造成的,根源在于制度不健全,不可避免地改变了局地生态。


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关键是要处理好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这不仅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而且是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原则。”


解决下泄生态流量不足、梯级过密、部分河段减流干涸等环境问题,让长江干支流的活水流动起来,是落实总书记关于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的黄金经济带等重要讲话的具体行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一系列举措在全域展开。2019年10月,水利部、生态环境部正式印发《关于加强长江经济带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管的通知》,要求加强生态流量监督管理,健全生态流量保障机制,力争2020年底前长江经济带省市全面落实小水电站生态流量,保障河湖生态用水,推进小水电绿色发展,维护长江健康生命。

石楼梯电站生态流量泄放措施。(受访者供图)


生态流量泄放,让清泉润泽每一条河道


金沙江右岸支流横江,是长江上游——金沙江的最后一条支流,位于云南省昭通市境内。横江中游的关河,两岸满目苍翠,环境优美。关河尾段上,有一座叫“沙沙坡”的河床式梯级电站,电站装机为2万千瓦,由于没有调节能力,2010年1月试运行投产至今,一直按天然来水量发电。


“我们的电站不改变天然河道的水文情势,发电用水也不影响水体水质,发电尾水和弃水就是下我们泄放流量。”沙沙坡水电站办公室主任蔡永彬告诉记者,但为接受全流域生态流量监管,2020年1月,他们还是积极在坝前安装了超声波水位仪,泄洪闸处安装了闸门开度计,尾水处安装了水位传感器,通过机组负荷、水头、闸门开度计算下泄总流量,流量数据和泄放实时视频,已接入县级监测系统进行监控。


与沙沙坡电站不同,石楼梯电站地处高原明珠滇池之水润泽的螳螂川下游河段,2014年增效扩容改造后装机10600千瓦,是一座典型的引水式开发。


“引水式电站就是利用坡降平缓的引水道引水,而与天然水面形成符合要求的落差。如不泄放,往往会造成坝下部分河段枯水或断流。”云南省水利厅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水电处主任科员、工程师兰丹说,在2018年以来的金沙江流域小水电清理整改中,石楼梯电站通过提升闸门,泄放最小生态流量为每秒3.8立方米,并在坝前安装水位与闸门开启度遥测设备、摄像头,利用电站图像监控设备,通讯网设施等设施进行生态流量监控。电站的生态流量数据由RTU处理,通过GPRS上传至昆明市和富民县两级水务局监管App上,上级监管人员通过手机,就可在掌上以实时查看泄放数据和视频,确保电站下游河段有相应来水。


像沙沙坡和石楼梯这样的小水电站,在云南境内共有2274座。“这些电站不止建在长江流域,还覆盖了澜沧江、红河、珠江等几大水系,云南省已严格按照国务院和水利部、生态环境部的要求,一站一策全力进行清理整改,6月底前全面建成监管设施平台,年底前完成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管的全覆盖。”云南省水利厅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副局长胡建华说。

生态流量监测设备及系统。兰丹摄


抓实小水电清理整改的“牛鼻子”


5月7日,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当地组织了三龙井、南畈、七岭、大桥、兴田、毛河、撞畈、丰坪、红石嘴、沙河店等10座水电站,举行了清理整改销号审查会。审查表明,10座水电站生态流量视频监控设施安装完成、运行正常;生态流量监管和监控系统模块数据能和上级平台有效联通共享。这也是六安市第一批通过小水电清理整改销号验收的水电站。


与此同时,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等省、市水利和生态环境部门正紧锣密鼓的推进和落实水利部、生态环境部关于加强长江经济带小水电站生态流量监管的要求,确保2020年底前全面落实小水电站生态流量泄放目标,绝大多数省市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对于中小水电站而言,增加生态流量,基本上就是直接减少了水电站的收益。因为在保证生态流量的同时,相应可以用来发电的水量就减少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汤秋鸿说。因此各地更需要把握可持续发展与短期利益的关系,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我们要科学地认识小水电,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小水电的绿色禀赋优势;另一方面,也要通过科学规划、严格监管去规避农村小水电粗放式开发的问题。”水利部农村水电与水库移民司司长邢援越说。


今年3月26日召开的2020年农村水利水电工作视频会上,水利部副部长田学斌表示,加快推进小水电转型升级绿色发展,基本完成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启动黄河流域省区及其他地区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加快小水电绿色发展进程,全面推进小水电监管,是农村水利水电领域2020年重点要做好的重点工作之一。


万流涌活水,滔滔向大江。2020年这一关键之年,人们期待,2.41万座小水电站生态流量专项整治也将实现向常态化管理转变。


来源:科技日报记者赵汉斌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