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煜:技术永不眠的TCL

 余下的路      

文丨壹观察宿艺


5G的上半场,也是IoT的下半场,其中一个重要变革就是人机交互方式的演进,比如“无处不在的屏幕”。


进入万物互联时代,终端完成“去中心化”,数据伴随人所在的场景实时触达,并通过场景中最合适的终端屏幕提供主动智慧化服务。在家庭场景中,墙面会变成整块屏幕,人穿梭在不同房间中,正在播放的视频节目、进行中的高清视频社交、办公会议等服务都会自动跟随,并且随时可以让房间变成“海景大床房”。而当用户进入自动驾驶的汽车,整个驾驶舱也都会被屏幕所包裹,成为移动中的娱乐中心,或者切换为办公与学习场景。


这种很多科幻电影中所描绘的画面,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在10月28日的2020前哨大会上,长期关注前沿科技变革的王煜全提出了一个明确观点:“屏的世界正在到来”,在5G和云计算逐步就绪的情况下,显示互动融入我们生活和工作的这一天会加速到来,“显示无处不在”。


“屏的世界正在到来”,代表着AI x IoT终端与服务的极大普及,智能视觉与显示互动产业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创新市场,而这也是万物互联时代进入成熟周期的重要标志之一。


“屏的世界”中新基础设施企业


视觉是最高效的信息收集渠道,也是最高效与直接的交互方式之一,人类世界中有80%的信息来自视觉。


当万物实现互联,屏幕显示就是人-终端-场景进行识别、交互与沟通的重要新基础设施,这也是如今全球主要科技企业与互联网巨头全力角逐的智能新终端生态与新用户入口。而生态与入口之争,从来都是新市场格局的基础与决定因素。


TCL华星是目前具备引领优势的中国半导体显示企业。2020年上半年,TCL华星TV面板出货位居全球前二;LTPS中小尺寸面板出货量全球第二,增速全球第一;起步最晚的柔性OLED手机面板出货量也进入了全球第四。


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之前曾表示:“今天显示产品不只是电视和手机,基于不同显示场景已经出现了很多细分领域产品。在这个时代,不同场景需要不同的显示技术方向。”

在刚刚举行的TCL华星2020年全球显示生态大会(以下简称“DTC 2020”)上,TCL华星就展示与发布了四款新品:全球首款142吋IGZO玻璃基主动式MLED显示屏,全球首款48吋8K In-cell Touch AM Mini-LED背光曲面车载屏,全球首款6.7吋AMOLED云卷屏与全球首款17吋打印式OLED卷轴屏。


《壹观察》认为,四项“全球首款”产品代表了全球顶级的显示技术演进路线、终端形态创新,以及产业应用创新的最新探索与未来趋势。比如AMOLED云卷屏与目前柔性折叠屏普遍采用的“对折方案”相比,可以让屏幕显示尺寸随机身外壳滑动变换,更加灵活地适应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屏幕显示与交互需求。


TCL华星副总裁张鑫也曾在DTC2020上表示:“5G+AIoT的万物互联时代,屏幕将会成为“最重要的终端出入口”。这应该也是TCL华星多年来持续聚焦屏幕显示,以及在场景与产业应用上着力推动引领创新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屏的世界正在到来”已经成为全球产业共识。


过去一年中,华为在快速布局智慧全场景生态,除了推出智慧屏等家庭场景显示终端之外,还通过HiCar布局了车载显示终端与交互场景;小米、OPPO、一加等手机厂商在力推电视大屏产品;阿里、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也在通过推出大屏智能音箱,甚至“后装”智慧屏产品切入家庭大屏智能终端赛道;猎豹、美团、百度等企业开始纷纷押注大屏智能服务机器人领域;分众传媒等传统户外传媒企业则已经推动用广告大屏替代传统纸质海报......


从单屏触控交互智能,到“无处不在的屏幕”交互智能,背后是用户入口、终端形态与服务生态,以及商业模式的巨大变迁。2007年首款iPhone出现,引发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变革如此,“屏的世界正在到来”的万物互联时代同样如此。


而拥有全球屏幕面板出货量优势、增速优势、显示技术与终端形态/场景创新引领优势的TCL,有望成为万物互联时代“屏幕技术与产业创新的基础设施企业”。


王煜全也对此评价称:“未来五六年的时间,LCD屏幕的市场增长是巨大的。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公司就是TCL。他们除了在户外大屏市场的布局,还有柔性屏,比如最新推出的OLED柔性屏,就像展开一幅画那样。我相信未来这样超薄的柔性屏会越来越多的出现”。


“技术永不眠”的TCL


在金融行业,有一句话叫做“金钱永不眠”。王煜全对此表示:我认为TCL提出的这句话更好,叫做“技术永不眠”。


王煜全强调称:“科技创新会不断推动社会持续地往前发展,未来没有企业不是科技企业,用最先进的科技武器来武装自己,才能抓住未来科技革命的巨大机会。”


TCL的确是一家典型的“技术驱动”企业,并且超出了外界很多人的想象。


以TCL华星为例,其在研发上具备三大特点:


一是长跑式投入,不计较眼前利益。


TCL华星成立于2009年,过去11年累计投资超过2000亿元,可以说是中国半导体显示领域的“技术长征”企业,并由此建立了在国内液晶面板领域的核心竞争优势。


二是压强式技术突破,研发全力以赴。


2019年TCL华星投入46.6亿元,研发投入比为13.7%,并不逊色于华为的15%。


目前TCL已在全球拥有28个研发机构,10家联合实验室,研发人员超过12000名。截至2020年6月30日,TCL科技已累计申请中国专利25,700件,美国专利10,329件。公司累计PCT专利申请数量12,113件,在量子点领域的公开专利数量为1,199件,居全球第二名,处世界领先地位。专利/PCT申请量连续多年位居国内前十,国际PCT申请量连续多年位居国内前五;美国专利授权榜连续多年位居中国企业前三。


三是对技术演进趋势的准确洞察与判断。


重技术投入与创新转化并非存在对等公式,在投入周期长的半导体显示领域更是如此。判断一个技术能否有更好的未来,一方面看是否符合用户升级需求与产业升维趋势;另一个则是规模量产、成本与商业化的可行性。


除了“新型半导体显示技术和材料”技术之外,TCL还将“人工智能及大数据”、“5G应用技术”、“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并列视为面向未来产业变革的“四大核心技术”。


在人工智能领域,TCL已经提前布局多年,在语音、语义和图像领域构建了大量自有数据。在人工智能及大数据支撑下,TCL智能终端为用户提供了贯穿生活场景、“越陪伴,越懂你”的智慧科技体验。TCL专注于AIoT和云服务等技术研发和产品化创新应用的鸿鹄实验室(Eagle Lab),就将其主攻方向确定为围绕显示技术、AI×IoT技术、5G通讯技术,以及将要发力的机器人相关技术,为全球用户提供AI×IoT全场景智能解决方案。


5G应用技术领域,作为积累深厚的全球知名通信终端企业,TCL是全球首批发布5G终端的企业之一,目前TCL的5G技术专利申请超百项,并且在中国和法国建立了专门的5G研发实验室,全力推动着5G的落地应用。


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领域,半导体显示行业对生产环境、精密制造、工艺流程的要求极高。TCL华星面板工厂完全是无人车间,车间里采用了1000多个机器人。TCL华星投入20多亿元,自主规划和实施数字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建设,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柔性制造定制化产品。


此外TCL孵化成立了格创东智科技公司,融合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前沿技术与硬件制造行业经验,拓展智能制造产品与解决方案的新业务,目标成为行业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全球显示的“创新两极”引领企业


《壹观察》关注到,王煜全还在2020前哨大会上着重提及了一个科技案例:印刷OLED技术。


王煜全称,印刷术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但现在TCL也在用印刷技术来制造显示屏幕。TCL的印刷OLED技术,类似于在纸张上印刷文字,把有机发光材料喷涂在屏幕基板上来完成制造。印刷原理虽然简单,但制造里面有大量的高科技,有非常多的Know-How在里面。

OLED是全球智能终端大量采用的屏幕显示技术,在智能手机行业更是如此。目前行业主要有蒸镀式和印刷式两个技术路径。前者需要一张金属掩膜版,在大尺寸下会因为重力作用引发一定程度的扭曲从而带来产品的良率下滑与成本工艺上升,这也是OLED大屏电视长期成本高昂的重要原因。


王煜全所说的“印刷OLED”,是TCL华星区别于三星、LG等韩国半导体显示企业的全新显示制造工艺。其优势是无需“蒸镀式OLED”的金属掩膜版,也无需真空环境,材料浪费率从蒸镀方式的约70%大幅下降至2%左右,“皮实好用”,代表了未来OLED大屏普及与行业应用创新的趋势。TCL还通过战略投资日本JOLED,目标牵头构建上游设备、材料、到器件、应用的全球范围新型显示产业生态,加速印刷显示产业化进程。


TCL最新推出的全球首款17吋打印式OLED卷轴屏,就采用了全新的印刷OLED技术,相比其他柔性屏弯曲效果更佳,具有更好成本优势,不仅加速手机屏幕变革,也有望实现电视等更大尺寸柔性终端的应用创新。


TCL华星副总裁张鑫之前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目前TCL华星甚至可以在8.5代线上实现印刷工艺”。这也意味着在大屏端,如果把印刷材料改用无机的量子点(QD),并解决蓝光材料的寿命问题,那么电视行业甚嚣尘上的“QO之争”,将会以殊途同归的方式结束对立。


《壹观察》认为,在全新半导体显示这条赛道上,作为“后来者”的中国企业,必须考虑到两个关键发展问题:


第一,在核心技术上,不能选择跟随和模仿,因为在核心技术领域对手往往设置了大量的专利与防护河,跟随创新很难出现“弯道超车”状况,这就相当于等着对手自己犯错误,这种“捡漏”成功的可能性极小。通过结合自身优势与技术、产业趋势的演进判断选择“新赛道”,其实是实现技术超越的最好选择。当然,难度与风险极大,但最难的路往往也是最直的通路。


第二,在重大技术创新与趋势判断上,一定要判断准确,关键是必须考虑到技术、需求、商业三者之间的平衡。


而TCL华星,显然就是具备上述两种特质的优秀科技企业,这也让其成为中韩“显示双极”阶段的代表企业之一。


2019年下半年开始,韩国面板企业就开始陆续关闭LCD产线。今年,三星苏州工厂也出售给了TCL。历经10余年的沉浮,中国面板行业也逐渐走向产业中央,其中LCD领域份额高达50%。过去约40年,全球半导体显示行业先后经历了美国单级—日美—韩日多个周期性格局演变。其背后,是核心企业的战略决策优劣判断的结果,也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整体走向。而从近两年开始,半导体显示技术迎来了“中韩”创新两极的新阶段。


清华大学教授、平板显示领域专家张百哲在DTC 2020表示,预计到2025年,中国在LCD显示领域可以占到全球份额的71%,这个领域将会是中国一家独大的局面。在新显示技术的变革领域,TCL华星同样从技术引进、步步跟随阶段,走向了如今的技术部分引领与创新突破“无人区”时刻


来源:壹观察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