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补贴”激励之下,北欧成为新造车势力天堂

 半生毁      

李斌离他魂牵梦萦的欧洲又近了一步。



据亿欧汽车报道,蔚来汽车(NIO)已经将出海计划命名为“马可波罗计划”,目前正加速筹建出海事业部。据消息人士称,蔚来已经组建了成熟的出口业务团队,计划在两年内向欧洲出口7000辆ES8及ES6。这位消息人士还表示,蔚来出口业务的核心仍将聚焦客户服务。


至于蔚来进军欧洲的第一站,业界有着不同的说法。一些接近蔚来汽车的相关人士称,蔚来在海外的首座“蔚来之家”(NIO House)将落地丹麦哥本哈根。但此前曾有消息称,蔚来CEO李斌在欧洲出海计划中也将挪威列入了考量。


从这些泄露出的疑似信息不难看出,蔚来的落脚点大概率锁定北欧地区。原因不言而喻———当地政府对电动车的大力补贴已经让北欧成为了国内新造车势力们的天堂。


“百亿补贴”激励之下,北欧成为新造车势力天堂


近年来,被北欧首脑和决策层挂在嘴边最多的词无疑是“环保”,作为全球推进碳中和最激进的地区,北欧诸国不惜牺牲部分税收也要加大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其中,丹麦和挪威就是最典型的两个例子。


挪威是欧洲最欢迎电动车的国家之一。在当地,消费者购买电动车时可免征销售税以及25%的增值税,电动汽车上路后还能享受充电免费、免缴城市通行费和公共停车场停车费等权益,更重要的是,销往挪威的进口电动车能够享受到免进口关税政策。


而在丹麦,推进居民购置电动车,减少交通运输行业的碳排放成为了政府减排计划的重点关注对象。今年9月,丹麦气候变化委员会公布了政府新一轮电动车促销的决定,尽管没有公开说明补贴细节,但委员会表示,这项补贴计划将会导致2030年丹麦财政收入下降57亿丹麦克朗,汽车和道路税由于补贴的关系也会下降近百亿丹麦克朗。


巨额补贴激励之下,北欧的电动车保有量确实正稳步增长。以挪威为例,据EV Volumes数据显示,2019年挪威的插电式汽车销售量达到了全国汽车总销量的56%,纯电动汽车占据了挪威42%的市场,位居全球电动汽车占比排行榜首位。


宽松的政策同样也吸引着来自中国的新造车势力们。在蔚来之前,小鹏汽车已经率先登陆挪威,并在今年9月24日向当地发运了第一批小鹏G3i,共计100台,11月将正式靠岸交付。此外,爱驰汽车、比亚迪等电动车企也跃跃欲试,计划在这片新能源乐土上大展拳脚。


前有特斯拉,后有传统车企,夹缝中的蔚来如何自处?


尽管丹麦、挪威对新造车势力们相当友好,但狭小的市场规模注定了它们只能被当作跳板。通过在北欧地区的试水,蔚来、小鹏等国内造车新势力可以借此打开整个欧洲市场,进而辐射全球多地,打开更多的销路。


不过,新造车势力们能否在欧洲强势崛起,最终还是要看特斯拉的脸色。


特斯拉在欧洲市场耕耘的时间比蔚来、小鹏这一众新人要早得多,所占市场份额更是无人能及。仍以挪威为例,2019年在挪威最畅销的电动汽车就是特斯拉的Model 3,占到了国内纯电动汽车市场的19%。这意味着挪威每9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是Model 3。



即便受到上半年的疫情影响销量大减,特斯拉依旧恢复得很快。今年8月,特斯拉在德国的销量已经回升至2824辆,创下了其在该国的最高销量纪录。


为了避免疫情期间销量锐减的情况重现,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8月底还亲赴德国“监工”,督促柏林超级工厂尽快完成。据悉,柏林超级工厂完工后将生产电池,动力系统和Model Y整车,产量预计将突破10000辆/周。


就目前来看,坐拥柏林超级工厂的特斯拉无疑将是蔚来们要面对的头号敌人,但在一旁虎视眈眈,正欲转型的欧洲老字号车企们同样危险。


在欧洲,雷诺、奥迪、大众等传统车企有着比特斯拉更高的知名度,雄厚的技术实力和完善的基础设施也比“一穷二白”的蔚来、小鹏更引人注目。像雷诺Zoe这样价格相对低廉,性能也有保障的小型电动车,甚至在销量上反超了价格更昂贵的特斯拉Model 3,成为今年上半年欧洲最畅销的电动汽车。


产能严重不足,“车电分离”能助力蔚来在欧洲市场超越特斯拉吗?


与特斯拉和老牌汽车巨头们相比,体量过小带来的产能不足始终是新造车势力们的硬伤。蔚来今年1-7月交付量达到了1.7万辆,这在国内同僚间已经算是翘楚,但这仅仅是特斯拉2014年的水平。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交付量达到31.835万辆———相当于蔚来的18倍。


特斯拉恐怖的产能要得益于其在全球星罗棋布的超级工厂(Gigafactory),蔚来也明白这一点。早在2018年2月,蔚来就计划在上海建立整车基地,扩张目前不甚充足的产能。但随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落地,“一城不容二厂”政策下,蔚来的新厂计划也成了泡影。仅有江淮工厂一地的情况下,蔚来连坚守国内市场都很艰难,更别提遥远的欧洲市场了。


从差异化的角度来看,蔚来倒是还留着一手对抗特斯拉的关键———车电分离模式。


这种模式下,车主只拥有电池的使用权,无需花费高价连车带电池一起购入,当然也不必承担锂电池贬值的风险。更低的车辆售价或许可以助力蔚来在欧洲扩展销量,毕竟电动车通常是欧洲家庭的第二辆车,消费者对续航里程及性能的要求没那么高,但对价格却很看重———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消费水平下降的情况下。


但车电分离模式也有它的缺点,那就是车企要承担的成本过高。在各地建设一整套换电站,要比简单的充电桩成本高得多。2019年,蔚来近2亿元的“其它销售成本”,多半就花在了换电站建设和客户服务方面。


而换电站复杂的建设流程也使得蔚来难以大规模扩张,截至目前,蔚来在全国的换电站数量仅为143座,而特斯拉超级充电桩在国内的数量已超过2300个。入局欧洲市场后,蔚来注定要花上大量时间建设欧洲地区的基础设施,而这会给仍陷在亏损泥潭中的蔚来带来更大的财务负担。起码在短时间内,欧洲市场还无法成为蔚来破局的依仗。


延伸阅读:


蔚来领跑,造车新势力“朋友圈”暗战销量赛


时常晒出同框照的李斌、李想、何小鹏,也让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企业之间的胶着竞争变得微妙。而谁能在今年“朋友圈”年终销量赛中胜出,三位掌门人也在暗自较量。11月2日,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今年前10个月累计销量数据相继出炉,蔚来以销量同比翻倍的增速继续领跑,去年才实现交付的理想冲至第二位,小鹏汽车则以超60%的同比销量增速位居第三位。距离亮出年终成绩单还剩两个月时间,三家车企也开始各自布局进入冲刺倒计时。



头部玩家晒单


国内造车新势力车企经过混战期后,尾部车企淡出,头部玩家相继上岸。作为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今年10月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销量均突破3000辆,今年前10个月累计销量均破万辆。


数据显示,今年10月,蔚来汽车共交付新车5055辆,同比增长100.1%,在三家车企中排名首位。同时,理想汽车排名第二位,共交付新车3692辆;小鹏汽车暂居第三位,共交付新车3040辆,同比增长高达229%。


10月彼此相差千辆的销量数据,在今年前10个月被逐渐放大。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蔚来汽车累计交付量达3.14万辆,同比增长111.4%,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则分别为2.19万辆和1.71万辆。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距离年底还有两个月时间,不过排名第二位和第三位的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仅相差几千辆,年终排名依旧可能生变。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小鹏汽车旗下布局两款车型,主攻10万-30万元的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蔚来汽车与理想汽车则定位30万元以上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相比高端市场,小鹏汽车所在的主流市场消费基数较大,同时也包括比亚迪、吉利、广汽新能源等诸多竞争对手。


而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所在的高端市场,竞争车型数量不多,竞争激烈程度相对较低,但市场整体容量有限。以蔚来ES8(参数丨图片)和理想ONE为例,两款车均定位中大型SUV。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国内中大型SUV销量占国内乘用车整体销量的比重仅为2.44%。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尽管定位不同,不过双方在各自细分市场均有优势,小鹏汽车布局高低价位两款车型覆盖面更广泛,对消费者而言性价比更高,未必在最后两个月没有翻身的可能。


提早冲刺布局


尽管前10个月交付量已经出炉,但胜负未定,三家车企也加紧提速布局。


为吸引更多用户的关注,今年小鹏汽车推出P7后,开始从充电端绑定车主。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小鹏超充推出免费加电计划,在小鹏汽车首任非营运车主用车期间,前往指定充电桩(站)充电时,小鹏超充将提供每辆车每年3000度电的终身免费充电服务。小鹏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计划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杭州等24座城市。同时,在购车端,小鹏汽车降低购车门槛,今年北京车展,小鹏汽车推出电池租赁计划,用户可仅在前期支付车辆车身部分价款后,享受最长七年分期服务。



电池租赁服务上,今年蔚来汽车也推出BaaS方案。据了解,在蔚来汽车新方案中,消费者可以选择只买车不买电池,电池部分则需每月支付电池使用服务费。蔚来方面表示,推出该方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旨在降低消费者的购车门槛。


相比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用服务深度捆绑用户,理想则开始加速线下门店布局。理想汽车CEO李想认为,理想汽车发现一座城市有或没有门店,市场占有率会相差8倍,这意味着实体门店能大大提升汽车销量,同时根据竞争对手的行动,理想汽车需要拿回竞争的主动权和相应资源,包括供应商、用户、媒体和渠道。


尽管在外界眼中,李想与何小鹏、李斌组成“朋友圈”,但不论在布局还是在发展路径上,李想始终都有自己的独特想法,其中最为直接的表现就是李想选择了“增程式”发展路径,这也一度遭到外界质疑。为证明“增程式”更为环保和实用,今年9月李想隔空喊话大众汽车,要与其最先进的PHEV进行节能环保的对比测试。


虽然李想坚持的“增程式”发展路径受到质疑,但并未影响理想ONE的销量。晚于小鹏、蔚来、威马交付的理想汽车,今年上半年销量已挤进国内造车新势力前三位。然而,接踵而至的质量问题,却为理想汽车的销量前景埋下隐患。11月1日,理想汽车首次公开回应近期沸沸扬扬的“断轴”事故,并给出前悬架下摆臂球销升级的解决方案。据了解,截至今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97起,其中10起发生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情况。据悉,为降低早期用户在发生碰撞事故后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的概率,理想汽车将为今年6月1日及以前生产的理想ONE,免费升级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球销。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技术路线,汽车的安全性才是消费者关心的问题,尽管在理想汽车方面认为只是“硬件升级”,但在年底销量冲刺阶段出现该问题,可能会让部分消费者对理想车型产生观望心态,从而影响到企业年底销量情况。


抢占融资渠道


不仅是在销量排名上相互追逐,在IPO和融资进程上,三家车企也是上演争夺战。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造车前期,新势力车企往往都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和人才招揽,尽管现在销量向好,但想要达到规模经济效益并盈利,现在还很难。


今年8月,蔚来发布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蔚来总营收37.189亿元,同比增长146.5%,高于市场预期的34.93亿元;尽管营收增长,但蔚来二季度净亏损仍有为11.767亿元。在颜景辉看来,现阶段造车新势力车企均需继续依靠外部“输血”维持经营,哪家造车新势力车企能在接下来获得更多融资,谁就能拥有更多优势,因此想要在未来做新势力的领头羊,三家也在抢占融资资源。


在此背景下,三家头部车企在今年开始新一轮融资或IPO。今年7月,蔚来中国与中国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等6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协议显示,6家银行共计将向蔚来中国提供104亿元综合授信。


在蔚来中国获得104亿元综合授信当月,理想汽车以“LI”为证券代码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上市发行价为11.5美元/ADS,总计发行95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理想汽车在美上市首日开盘上涨37%。同样是在今年7月,小鹏汽车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随后在今年8月,以“XPEV”为证券代码正式在纽交所上市,此次小鹏汽车上市发行价为15美元/ADS,总计发行9973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此外,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则更多追求打造汽车生态圈,或在智能科技领域实现突破,在上市后讲好“故事”,为融资增加筹码。


然而,融资可以解决眼下的问题,想要掌握市场主动权,谁能先盈利也是三家关注的焦点。蔚来汽车CEO李斌曾表示,目前将蔚来毛利率的转正寄托在控制成本上。他认为,“随着电池包及其他物料采购价格下降、制造费效的改善以及平均销售价格稳中有升,毛利率将得到大幅改善”。同时,为节省资金,理想汽车放弃在2022年前推出新车型的打算,计划通过理想ONE的OTA升级来吸引新订单。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则表示,小鹏汽车要盈利还需要一段时间,交付到1万辆是一个新台阶,从1万-10万辆是下一个更新、更难的台阶。



颜景辉表示,在创业初期三家企业都曾经历艰难时刻,经过激烈竞争后,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已经形成明显分化,对于三家车企已经到了开始角逐的时刻,这场角逐赛不仅是看谁家的销量更高,更是要从企业现金流、盈利能力等方面综合来评判。

来源:牛科技,北 京 商 报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