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中国大豆刻不容缓,中国正降低对美国大豆的依赖

 说过的爱呢      

作为大豆原产国、主产国的中国,2017年大豆总进口量高达9554万吨,金额397.4亿美元,其中从巴西进口大豆5092万吨,占45%;从美国进口3285万吨,占29%。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最近一段时间,我国大豆进口格局发生了一些变化。在人们谈论着大豆贸易的同时,大豆本身——这种关乎中国植物蛋白和油脂供应安全的作物——及其科研现状,或许更值得人们关注。



“裸奔”且被“边缘化”的大豆


上世纪90年代,大豆总产在1000万吨左右时,中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如今,中国的大豆产量提高到1400多万吨,每年进口总额却超过9000万吨。中国大豆为何会处于这样的境况?


“主要是需求增长太快。”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韩天富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过去二三十年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植物油脂和蛋白的需求剧增。大豆是粮食、油料和饲料兼用作物,既能生产人们喜爱的豆浆、豆腐、豆油,又能产生可用作饲料原料的豆粕,市场需求量的不断攀升,导致供求缺口迅速扩大。2017年,中国消费大豆达11059万吨,超过世界大豆总消费量的1/3。


且在加入WTO的谈判中,中国取消了大豆的进口配额,并将进口关税降低到3%,大豆为贸易平衡作出了巨大牺牲。回看国内,土地资源有限,优先保证口粮(水稻、小麦等)的原则一以贯之,即使在与另一种饲料原料——玉米的相较中,也是让产量更高的玉米先行。


“这是基于我国国情的权宜之计,相对来说,也是一种较好的选择。”韩天富说道。


但人们应该知道的是,“裸奔”且被“边缘化”的大豆是极其重要的作物。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超过40%的家庭以大豆油为主要厨房用油。”江南大学食品学院教授金青哲告诉记者。


他解释道,由于原料丰富、工艺成熟,大豆油价格较低;人们生活饮食习惯沿袭,喜欢大豆油的味道。随着健康意识普及,居民消费水平升级,而大豆油推陈出新,通过加工工艺的进步、大豆油品种的增加,满足了不同消费者需求,同时以其合理的脂肪酸配比、丰富的有益伴随物,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购买和食用。


金青哲说,“在国际市场上,进口大豆还是大豆油,是可以选择的,但我们选择了大豆,主要还是因为中国更需要豆粕。”


豆粕,大豆榨油后的副产品、饲料蛋白的主要来源。由于畜牧业的快速发展,仅2017年我国饲料消耗1.05亿吨蛋白类原料中,豆粕就占7230万吨。


“一是大豆本身总产量高,二是豆粕有着较高的蛋白质含量,氨基酸平衡,消化率比较高,当然还有菜粕、棉粕、油菜粕、鱼粉等,但豆粕是最重要、规模最大的饲料蛋白原料。”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告诉记者。


除了油用和饲用,大豆千百年来都在为中国人民提供优异的植物蛋白来源,豆腐、豆浆、豆面、豆皮,乃至现代浓缩蛋白产业也基于大豆而生。韩天富表示,我国目前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豆加工业,形成了成熟的大豆食品现代化加工体系。


中国从大豆净出口国转而成为大豆年进口量约占消费量86%的国家,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人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的变化。


科技支持的大豆生产


从漠河到三亚,从抚远到喀什,都有大豆种植。2017年,我国大豆播种面积为1.17亿亩,位居世界第五;总产量达到1420万吨,位居世界第四。不过,我国种植大豆以高蛋白食用大豆为主,进口大豆则追求高油脂。


韩天富介绍,过去我们曾在北方四省区实施高油大豆振兴计划,推出了不少高油大豆品种,有的脂肪含量达24%,但因土地面积有限,生产规模较小。


“人们对国产大豆的需求日益转向食用,大豆选育方向也转向了食用大豆品种。我国育成的大豆品种蛋白质含量最高的已达50%以上。”他说。


记者曾随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专家前往目前大豆种植规模大、品质好的两个区域——东北北部和黄淮南片。在黑龙江黑河,高产示范田亩产可超过200千克。在安徽宿州,种植最多的是“中黄13”,一个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高蛋白品种,迄今累计种植面积1亿亩。


“‘中黄13’为中国大豆的稳定发展、粮食安全和农民增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韩天富评价道,“它曾创黄淮海地区亩产312.4千克的高产纪录。这种广适高产优质的大豆很适合粗放管理,农民在外打工还能收获大豆,是普通老百姓真正所需要的。”


其实,以“中黄13”为代表的国产大豆也正是消费市场所需要的,共同保障了食用大豆完全自给。“在各种博弈中,依然不忘初心、坚守阵地,为全国人民提供高蛋白优质大豆,是科学家的职责。”韩天富说。


大豆已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了。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整合力量、稳定队伍、服务生产,从育种、植保、栽培、机械、加工到经济,了解产业链各环节症结所在,发挥多学科协作优势和整体联动优势,环环相扣,成立10年以来不断提升着大豆产业科技创新能力。


科技力量体现在大豆产业的方方面面。如大幅度提高豆油的品质和营养价值上,“以目前的加工工艺,大豆油脂提取率能达到97%以上,但是过高的提油率会让毛油的质量降低,从而影响精炼得率。为了提高毛油质量,新型溶剂的启用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手段。针对高质量的毛油就可以采取适度精炼技术,生产出天然营养成分高度保留且食用安全性更好的大豆油。”金青哲说。


“假设养殖业仍沿用过去传统的生产方式、技术水平,恐怕现在中国消耗的饲料量会比目前高出一倍以上。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通过科技、生产和组织方式进步,在中国人均粮食产量基本徘徊400千克的背景下,保持了肉、蛋、奶产量10倍左右的增长,保障了大规模的肉、蛋、奶市场供应。”张宏福表示。


他说道,“目前国内所有的饼粕类资源加起来,仅2000多万吨,进口大豆及加工的豆粕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饲料方面减少豆粕的使用量是有潜力的,但科技也不是万能的,不能盲目夸大,不能搞无米之炊。对于调整饲料配方减少大豆或豆粕用量的技术和方法,应保持冷静,作进一步详尽研究,不能轻易对政策层面及大众造成误导。”


改变生产和生活方式


“是时候重视和发展我国大豆生产了。”韩天富表示。他建议,大力恢复以植物蛋白为主要蛋白来源的生活方式和以粮—豆轮作为种植结构的生产方式。


韩天富分析认为,要确保食用大豆的完全自给、维持压榨用大豆的应急供应能力,我国大豆年产量应达到4000万吨以上。


食用植物蛋白是我国的优良传统。有肉之功、无肉之毒,大豆蛋白可以媲美肉类。若国产大豆总产达到4000万吨,人均可在目前基础上净增蛋白6.5公斤,蛋白量相当于每年从肉类获取蛋白量的2/3。况且过腹利用豆粕继而获取动物蛋白已造成巨大浪费和污染。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吃既营养又健康的大豆呢?


金青哲认同这一观点,“老百姓吃肉太多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通过消费结构的调整和改善,减少动物蛋白摄入,虽然尚有一个过程,但这是可以预见的。”


“一方面,我国地区发展不平衡,还有低收入、低消费的人群,他们需要进一步提高营养水平,增加肉、蛋、奶消费。另一方面若消费的理念不发生重大变革,在‘吃肉、蛋、奶代表生活更富裕’的导向下,我国国民对肉、蛋、奶的总需求量还将增加。”张宏福说。


而这种消费结构的变化与过去20多年来中国对进口大豆的依赖度逐步增加不无关联。


我国耕地资源有限,扩大大豆种植面积的唯一途径是与主粮作物轮作倒茬。大豆不仅是一种重要的养地作物,而且是作物轮作换茬中最好的茬口,因此,通过粮—豆轮作,在适度扩大大豆种植面积的同时,还能改善土壤肥力,实现粮豆持续均衡高产优质,走向良性循环。


韩天富建议,在东北地区(含内蒙古)推行大豆—玉米轮作,大豆面积可扩大到1.2亿亩;在黄淮海冬麦区提高麦豆两熟制比例,大豆面积可达0.9亿亩;在南方和西北地区发展多种形式的粮豆间套复种,大豆面积可达0.5亿亩。


这笔账算下来,全国大豆面积可达到2.6亿亩。“考虑轮作增产、优势产区比重提高和品种改良等因素,全国大豆平均亩产可达到155公斤以上,供给能力可达到4000万吨以上,自给率超过35%。与大豆轮作后,玉米单产可明显提升,总产可保持稳定。”他表示。


如果说大豆是近二十年来农产品国际贸易的“先遣军”,为我国经济发展作出让步和牺牲,如今进入“战役”的僵持阶段,是否该给予大豆应有的“军需补给”,提高其“战斗力”和竞争力?


韩天富建议,我国应强化大豆产业支持政策。此外,适时启动国家大豆科技振兴计划,围绕大豆产业关键技术问题进行协作攻关,主要包括高产优质大豆品种选育、大豆绿色提质增效技术研究与集成、县域大豆高产创建、大豆深加工技术提升等。


拓展阅读


中国已购23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外媒:中国正降低对美国大豆的依赖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在11月2日报道称,中国将增加大豆进口量,并达成了新的大豆生产和出口协议,因为中国买家希望将供应多样化,以改变对美国、巴西等主要大豆供应国的依赖。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9月中国购买979万吨大豆,增长19%,按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的数据显示,其中有近75%来自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巴西,美国大豆约占12%,9月,中国从巴西进口的大豆数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51.4%,中国每年需要进口超过1亿吨粮食,其中大豆占9000万吨以上。


最新数据显示,自2020年1月以来,中国买家已经大幅度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据美国农业部在一周前发布的报告,截止10月23日,中国买家已经购买了包括大豆在内的价值超过23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截止目前,包括俄罗斯、巴西、加拿大、印度、阿根廷及一些非洲国家的农产品也希望能扩大中国出口量,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在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包括鼓励农民扩大国产大豆,同时为了抑制大豆消费,也下调了饲料中的大豆的使用比率。


比如,据该俄媒援引的专家称,非洲国家坦桑尼亚发展大豆生产的潜力就非常大,中国可以从坦桑尼亚进口大豆就可以增加中国大豆进口来源的多样化,减少对巴西和美国大豆的依赖,同时可以帮助非洲减贫,非洲的其他大豆种植国还包括埃塞俄比亚、南非、尼日利亚和赞比亚等。



目前事情的最新进展是,据南华早报10月29日称,中坦两国在当周达成一项农业协议,中国买家将开始进口坦桑尼亚大豆。紧接着,俄罗斯当局解释说,俄罗斯的优质农产品也将填补中国在市场上的空白,俄媒RT在二周前援引的分析称,中国买家将增加俄罗斯大豆进口量,并达成了新的大豆生产和出口协议,因为中国买家希望将农产品供应源多样化。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分析表示,虽然,受新冠病毒影响,今年俄中两国整体贸易额有所下降,但俄中贸易有望在近几年内提升至更高水平,特别在农产品、企业创新合作等方面大有可为,中国的大豆市场规模很大,俄方非常希望未来能提升对华大豆出口量,据俄罗斯农业部副部长谢尔盖·列文在一周前的讲话表示:“俄罗斯和中国的农工产品贸易额在2020年前9个月增长9%,达到38亿美元。”,这也说明当前中俄大豆贸易发展前景很好。


比如,今年1-8月,经满洲里口岸进口的俄罗斯粮食就达5.4万吨,比2019年同期增长14.2%,价值1亿元人民币,增长20.9%。



黑河港口工人卸下来自俄罗斯的进口大豆


据俄罗斯出口商网站在10月20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俄罗斯在2019/2020年周期内大豆出口量创历史新高,达到创纪录的130万吨,而中国近几年以来一直是俄罗斯大豆的最主要进口买家,约占俄大豆出口总量的60%,2019年中国买家购买俄大豆进口量为73.25万吨,其中去年第四季度进口25.41万吨,增长82.81%。


据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副会长唐启军10月17日在参加第二届中俄大豆贸易与投资对接会上的表示,2020年1至8月,中国自俄进口大豆49万吨,同比增长9%,进口大豆油21.6万吨,同比增长2.4倍,这在新冠状病毒影响市场要素和人员流动的大背景下,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目前事情的最新进展是,包括黑龙江、山东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农业机构正在积极开展大豆省州“结对子”工作,这也意味着,中俄两国企业在大豆合作方面,能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为此,中俄双方提出,希望到2024年中国买家自俄罗斯进口大豆能达到370万吨的目标,比如,俄罗斯豌豆或也将进入中国市场。


来源:科学网,BWC中文网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