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AED还有多久才能在公共场所普及,AED的普及为什么这么难

 花落半歌      

今天我们想跟大家聊的,是一个普通居民应该享受的生命安全的权利——在公共场所发生心跳骤停的时候,能被抢救回来。这一切非常依赖公共场所安装普及“救命神器”AED。


而现实非常残酷:大部分城市根本没保障,因为AED数量严重不足。


“心跳骤停”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很可怕又很遥远的词。但这个凶险的“杀手”,其实就在你我身边: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的患者达55万,相当于每分钟就有1个人因此失去生命,而能抢救过来的心源性猝死患者,不足1%。


难道我们只能看着55万人的悲剧,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吗?不,如果心跳骤停发生的时候,身边有一台自动体外除颤仪(AED),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一项研究显示,发生心跳骤停的人们,如果在心肺复苏的同时接受AED除颤,有38%活了下来。1%和38%,两个数字的差异,是成千上万条被救回来的生命,以及无数个避免了悲剧的家庭。


但还是那个残酷的现实问题:咱们的AED,在哪里?


想救人却没设备,猝死成了“等死”


统计显示,超过80%的心跳骤停,发生在公共场所。地铁、商场、办公室、火车站、体育馆……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间,都可能有人突发心跳骤停倒下,甚至从此无法醒来:


2014年2月17日,梁某倒在了深圳地铁水湾站出口,之后救护车赶到,没能挽救梁某的生命。


2016年6月29日,金某倒在了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的站台上,现场虽有热心群众施救,但没能挽回金某的生命。


2020年9月25日,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有人发生心跳骤停,现场虽然有医务人员(路过的)实施心肺复苏,但没有找到AED及时除颤,患者最后离开了人世。


类似的新闻,每年,每月,甚至每周都有报道,它们有一个共同的问题:现场缺乏关键的抢救设备——AED。


成年人猝死,大部分是心源性心跳骤停导致,在心跳骤停的早期往往会出现一种叫“室颤”的情况。发生室颤的人,心脏功能会迅速衰竭,死亡只是几分钟的事!


AED正是能消除这种致命“颤动”的急救设备。


AED全称自动体外除颤器,是设计给普通人在公共场所挽救心跳骤停患者生命的急救利器。


AED内置分析程序,可自动检测心跳骤停者的心律。如果是可除颤心律,AED会自动充电并实施电击,终止致死性心律,心脏有机会恢复正常跳动。(注:有的AED是自动电击,有的则需要手动按下电击按钮。)


及时使用AED除颤,可以挽救心跳骤停患者。而每晚1分钟除颤,患者被救活的概率会降低7%~10%。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找不到AED,短短不到10分钟,一条生命就没了。


权威的心脏健康关怀机构AHA曾建议:AED的反应时间,应在4分钟内。


意思就是,在一个建筑物中任何位置,如果发生心脏骤停等猝死事件需要AED,4分钟内AED要到达现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挽救心跳骤停患者。


但现实情况却是,在我国的很多地方,很难找到一台救命的AED。


8月14日,常德火车站,一位中年男子突发疾病倒地。两名医学生进行了20分钟心肺复苏,未能挽回男子生命。


猝死越来越多,AED却普及缓慢

可能有人会问了,没有AED,只是对心脏病患者和猝死的人有影响,跟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其实在心脏问题上,可以说“人人平等”,谁都可能发生意外。


前不久发布的《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19》,就提到了相关的风险。


全国心血管病现患人数已达3.30亿,每5个人中就有1个人有心血管问题。而心血管病死亡率居主要死因中的首位,每5例死亡中有2例死于心血管病。


然而,相比于不断攀升的心血管病发病率和死亡率,救命的AED,在我国的普及进展缓慢。


2017年的数据显示,美国每10万人约配备317台AED,日本为每10万人约配备394台AED,荷兰已达到了每十万人约配备695台AED。


根据央视报道,我国AED每10万人的配备数量,只有0.2台。


甚至连首都北京的地铁站,AED的配备也经历了重重困难。


2016年,北京地铁呼家楼站,34岁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倒在站台上,虽有3位乘客参与急救,但现场没有配备AED,该患者最终不治身亡。


事发后,多家企业表示愿意捐赠AED,但被拒绝。


时间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20年9月25日,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一名男子突然晕倒,最终抢救无效离世。


其实,早在2017年,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就发布了《北京市公共场所医疗急救设施设备及药品配置指导目录(试行)》,提倡影剧院、体育场馆、机场、火车站、学校、景区等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配备医疗急救设施设备及药品配置,其中就包括AED。


但直到今年的10月27日,北京地铁才在一次又一次突发事故的警醒下,在各位急救专家的强烈呼吁下,为一号线全线配置了23台AED。


这是一个开始,但它原本可以来得更早一些、快一些。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等到救命的AED?


上世纪五十年代,AED被发明出来,成为了拯救生命的神器。0多年前,一些国家就开始推进AED的公共场所配备,还会为此普及相关的急救培训,尽可能挽救每一位猝死患者的生命。


以日本为例,2009年民众使用AED为患者实施电除颤583次,1个月后的生存率达到44.3%。


在我国,AED其实不算新鲜事物。


早在2006年,首都机场二号航站楼就安装了11台AED,成为国内第一个引进AED的公共场所。每年也都有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提案普及AED,甚至曾有一位代表拿着AED走上了两会通道。


然而14年过去了,AED的实际普及情况却非常不乐观。


目前,全国流动人口数量排名前50的城市,AED普及做得不错的,仅有屈指可数的少数几个。


走在前面的是深圳,自2017年启动“公众电除颤计划”实施以来,共在公众场所安装AED3500台。接下来深圳还计划在“十三五”期间投放5000台AED,争取用10年的时间,达到每10万人口配备100台AED的国际先进水平,实现公共场所全覆盖。


但其他的大型城市,AED数量少得可怜。


例如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增城区全区有100多万人口,公共场所的AED仅有……1台。而年运客量高达33亿多人次,日运客量约906万人次的广州地铁,截至发稿前一周我们才知道,似乎还没有正式安装哪怕一台AED。


我们不禁想问:


14年了,猝死一次又一次发生,为什么救命的AED,普及得这么慢?为什么有些城市的公共场所,始终不愿安装AED?这14年时间里,有多少生命,原本是可以被拯救的?又有多少家庭,原本可以避免生离死别?


还要发生多少次猝死,才能让那些还未安装的城市们,了解AED的重要性?些人可能会说,即使安装了又怎样,大家不会、不敢用,也没有意义啊。但如果连“有”都做不到,又何谈后续的“用”?


如果始终不能迈出“安装”的第一步,我们就只能看着猝死的悲剧,一次又一次在新闻里重演。那么,你所在的城市,你的身边,有AED吗?


来源:丁香医生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