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疗器械的智能发展,智能机器带来的改变

 最初模样      

健康乃人民幸福之本,社会发展之基。有时候,技术发展得太快,会很难让人将科幻小说与现实生活区分开来。以前,计算机还是一个是庞大而笨重的机器,运行在原始电路上。如今,一款小巧的智能手机就拥有了比阿波罗任务中使用的计算机更强大的处理能力。


现代社会发展迅速,科技让人与人自己距离变得更近,科技也让行业数字化起来,传统的医疗保健行业也不甘示弱,也加入数字化这个行列,面向患者改善医疗保健行业的的新型数字技术也正在慢慢颠覆整个医疗行业。



中国的医改目前的重点之一在基层,分级医疗的推进,其实它的落脚点也在基层。中国基层医疗分布的数量其实很多,但是它的配套、诊疗能力、服务能力远远不够。中医馆在社区基层医疗的发展,它的意义在哪里?医疗基层这一块,中医的群众基础非常好,然后中医的简便验廉、全科化外治法,内治外治结合,也非常适合去解决基层的这些常见病。如果能够在基层去开大量的智能医馆,对于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相信是可以起到一些帮助作用的。


医学的智能化,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春天,领导层也很开明,政策上也是很大的弹性,鼓励发展,真正为民生。各行各业都要拥抱互联网,这是一个绝对的趋势,这个发展,本质上,类似工业革命,蒸汽机的发明,机械化的普及。



用智能机器来看拍片资料,目前可以达到比普通医生更高的准确率,而且是速度和效率是医生所达不到的,几百倍,几千倍,上万倍的差别,而且,还不会累。很大程度上,医疗资源可以惠及更多的人,服务更多,更广泛,当然有些行业会收缩,很多人会失业,或者换职业,很多行业会重新洗牌,这个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这是不一定的。首先我们不得不说,人工智能技术在计算能力爆炸式的增长中受益匪浅。现在,高度复杂的深度学习算法,通过模仿人脑结构,可以玩围棋,做交易股票,甚至完成一部没那么完美的小说。鉴于这种多功能性,有人担心深度学习AI会以武力重塑我们的经济,造成人类大量失业,甚至让世界不再需要人类。这,是真的吗?在小编看来,没有完全必要当心,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种职业,所以AI并不会影响所有行业,当然也不会影响到所有的员工。


医疗一直存在诊疗自动化或智能化的进程。在缺少设备的条件下,人们靠简单的视触叩听来获取信息,之后主要凭借个人经验来进行诊疗。这些早期经验完全是在个人层面上进行的,随着人们发明更多的检查设备、仪器来采集健康数据,小型化,便携化,智能化自然成为一种必然。智化,而非反智是时代的潮流。



蛋白、细胞、基因领域的三大里程碑事件,将催生出大批类似的药物和疗法,逐步攻克人类难以攻克的疾病。当科技进入可以直接改造蛋白、细胞和基因的水平之后,医疗将进入智能医疗时代。智能医疗将应用智能技术、生物科技,从人工智能、信息化、专业化层面全面升级医疗服务;医疗器械也持续向智能化、移动化、无创化和高端化方向发展。


随着5G正式商用的到来,以及与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的充分整合与应用,医疗领域与5G相结合将推动智慧医疗的进一步发展。此前,工信部网站发布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五方面18项举措中指出,要开展5G智慧医疗系统建设,搭建5G智慧医疗示范网和医疗平台,加快5G在疫情预警、院前急救、远程诊疗、智能影像辅助诊断等方面的应用推广;进一步优化和推广5G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优秀应用,推广远程体检、问诊、医疗辅助等服务,促进医疗资源共享。



与传统医疗相比,互联网医疗在便利性、提高医疗资源配置及使用效率上大大提高。互联网医疗是指传统医疗的生命信息采集、监测、诊断治疗和咨询,通过可穿戴智能医疗设备、大数据分析与移动互联网相连:所有与疾病相关的信息不再被限定在医院里和纸面上、而是可以自由流动,上传、分享,跨国家、跨城市之间的医生会诊可以轻松实现。患者就诊和医生不再要求必须面对面。


举个例子,在1月新冠抗疫之战中,华为和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为武汉协医院共同搭建的5G远程会诊平台正式投入使用。该平台连接武汉协和医院本院、西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朝阳医院、武汉肿瘤医院,利用5G网络、智慧屏、高清智能会议终端和华为云,极速实现了疫情远程指挥及远程会诊功能。此举充分利用5G高带宽、低时延特性,在当时疫情防控形势下,让诊疗更加高效便捷,减少医患的直接接触,更有利于疫情防控。



再比如,由中国移动参与打造的5G+4K新冠肺炎病人转运车上线后,成为疑似患者收转环节的重要角色。疫情联防联控指挥部的电子大屏同步呈现转运车内的高清影像,患者面色、精神状态,以及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声音流畅清晰。监控人员查看病患情况后,安排车辆开往指定医院。5G机器人、5G+4K、5G+AR/VR等黑科技加持,都可以实现病患转运车、消毒车、配运送货车、移动推车查房、防护穿戴检查/指导等应用落地,既可以减少医院工作者的劳动强度,又可以有效降低接触感染的风险。


当前,智慧医疗已应用于健康管理、疾病筛查、辅助诊断、精准医疗和慢病照护等多个关键领域。三大运营商紧锣密鼓布局5G医疗市场,各大医院积极部署5G医疗的相关研究与实践。在疫情和5G新基建的双重影响下,5G智慧医疗蓬勃发展。


智能医疗的发展必然成为未来的主流趋势,智能医疗的普及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再也不用看病五分钟,排队五小时。减少了时间的浪费,也更加地方便了广大群众。


又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登陆科创板,创始人曾是华大基因副总裁



VD“中间商”北京诺禾致源也成功过会,今年已有14家IVD企业已上市或即将敲钟!


诺禾致源11月10日成功过会


10月30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101次审议会议公告》称,11月10日将对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审议。

刚刚,最新消息称,诺禾致源已成功过会。


生物科技界的富士康?


诺禾致源招股书显示,其主营业务为主要依托高通量测序技术,结合其他基因检测方法,为科研机构、高校、医疗机构、药企等企事业单位提供基因检测和生物信息分析等研究服务。基因检测行业分为上中下游,上游以测试仪、试剂耗材生产为主;中游为面向终端用户的基因检测服务商,购买上游公司生产的测试仪、配套试剂耗材,为用户提供基因检测服务;下游为基因检测服务使用者。

诺禾致源处在中游,而全球有三家公司能量产临床级的测序仪,处于行业上游,分别是美国的Illumina、赛默飞世尔和中国的华大智造。其中,Illumina是测序仪生产的绝对寡头,全球90%以上的测序数据是利用Illumina仪器产生的。招股说明书显示,Illumina是诺禾致源的头号供应商。此外,诺禾致源也被员工戏称为“生物科技界的富士康”。


创始人曾是华大基因副总裁


据悉,诺禾致源创始人李瑞强曾在2002年加入华大基因,任华大基因的副总裁。2011年李瑞强离开华大,创办诺禾致源并专注在基因检测下游应用的基础科研领域。如今,在这一领域的竞争中,诺禾致源的市场份额早已超越了华大基因。可无奈的是,诺禾致源三番五次在闯关IPO的路上“跌倒”,不得已转战科创板IPO。

上交所科创板信息披露,2016年7月25日,诺禾致源签署了《A股上市辅导协议》,并在随后的8月在证监会网站上披露,当时的上市辅导机构是招商证券。当年的11月份,诺禾致源又完成B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5亿元。此番的融资后,公司的估值瞬间升至70亿元。可是尽管如此,证监会并没有批准诺禾致源的上市申请;时隔两年,诺禾致源再次提交上市申请,2019年底诺禾致源终于要面临上会审核。可就在上会前夜,证监会再次宣布鉴于诺禾致源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取消第二天的审核会议。又经过了三个月等待,诺禾致源被证监会终止审查。

今年6月4日,诺禾致源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并获受理,计划募资5.04亿元,分别用于基因测序服务平台扩产升级项目、基因检测试剂开发项目、信息化和数据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有业内人士分析,诺禾致源接连失败的主要原因与其所处的基因检测行业同质化竞争,以及诺禾致源对上游供应商依赖严重等有着密切的关系。此外,与公司股权遗留问题也有关系。


业绩上半年亏损,三季度开始恢复


同日,上交所还发布了《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对招股说明书中“重大事项提示”进行了补充完善,并发布了前三季度业绩。

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业务需求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较大,2020年第三季度已有所恢复。2020年一季度,叠加春节假期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公司业务开展规模不及预期,发生较大幅度亏损。二季度在国内疫情初步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公司全力恢复市场开拓力度,同时员优化、费用管控等应对措施初见成效,收入较一季度环比增长62.82%(剔除新冠核酸检测业务收入4,288.04万元后,环比增长43.56%),亏损幅度收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大幅改善。

三季度,境内外的科研相关工作均在疫情下实现常态化开展,尤其是国内高校在9月陆续开学,业绩继续恢复,收入环比增长(剔除二季度的核酸检测收入后)15.49%,实现单季度扭亏为盈,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持续改善。根据目前的业务恢复情况,公司预计2020年全年能够扭亏为盈,但利润水平较2019年仍将发生大幅度下滑。

担忧对供应商依赖较大,议价能力不足


作为“中间商”,诺禾致源自身研发能力较弱,主要靠上游公司的技术支持来获得下游客户。诺禾致源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的研发费支出分别为5036.05万元、7941.51万元和1.2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81%、7.54%和8.19%,研发投入水平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此外,诺禾致源对供应商的依赖较大,议价能力不足,《回复》稿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诺禾致源的解释是,开发新型测序仪器需投入大量资金、技术及时间,新产品推出上市后逐步被市场接受认可的长期过程,整体时间周期长,不确定性较大。公司基于行业格局及公司发展方向考虑,未向基因测序产业链上游延伸,自行开发测序仪器及试剂。因此,公司不生产测序仪器与试剂,而是专注于在基因测序服务产业链中下游不断深耕布局。

报告期各期,公司从Illumina采购金额分别为10,058.12万元、30,794.64万元、57,294.57万元及24,765.00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23.17%、64.17%、62.84%及59.15%;从Thermo Fisher采购金额分别为1,253.68万元、2,797.22万元、5,305.94万元及1,331.5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89%、5.83%、5.82%及3.18%,对核心供应商依赖程度较高,且国际贸易环境变化也会对企业生产经营影响产生较大风险。

截至2020年8月17日,发行人及其子公司未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公司采购的相关产品亦未列入中美贸易战提高关税的清单。但若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发展,导致公司采购上述供应商仪器、试剂被列入加征关税清单,或被美国列入禁止向中国出口的产品清单,或受到其他贸易政策限制导致公司无法正常采购相关仪器和试剂,或供应商大幅提高原材料价格,均会对公司的成本控制甚至正常运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来源:叉角智能,体外诊断网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