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法玻璃转光伏玻璃,关于光伏玻璃产业置换的那些事

 地老天荒      

由于国内光伏玻璃短缺严重,各大玻璃厂商正在快速调整思路,从原有业务中跳脱出来,积极加入布局光伏玻璃的阵营中。


就在11月13日,港股中国玻璃宣布,对原有的高端汽车玻璃生产线上扩容,增加适应于光伏玻璃的超白浮法玻璃品种,股价一度暴涨30%,收盘时公司股价涨幅高达16.07%。


中国玻璃公告称,已决定扩大江苏及陝西的两条生产线的产品范围,日熔量合共为1000吨╱日。该产线原来是高端汽车玻璃生产线,现在将增加超白浮法玻璃品种,为光伏组件及集团计划建设的新太阳能玻璃深加工生产线提供部件。


自2019年起,因光伏组件的广泛应用,光伏玻璃作为生产光伏组件的主要部件一直供不应求。光伏玻璃主要由超白压延玻璃及超白浮法玻璃组成,而超白浮法玻璃可利用该公司现有产线的现有产能生产,无需做任何重大升级或增加改造成本。此外,中国玻璃董事会认为,扩大現有生产线的产品范围,可使得这类生产线直接向公司计划建设的新太阳能玻璃深加工生产线供应超白玻璃,进一步降本。


事实上,中国玻璃是否能在绝佳时机把握好机会,抢占已被现有巨头信义光能、福莱特等厂商把控的光伏玻璃市场多少份额还不好说。据中银证券的数据显示,信义光能与福莱特市占率合计已超过50%,盈利能力显著领先,双寡头格局有望持续强化。但中国玻璃公司的这一行动至少表明,目前这一决策与行动得到了众多投资者的热情支持。而且,如果更多玻璃厂商转产至光伏玻璃的话,对于玻璃供给短缺、价格的回落也有更多益处。


中国玻璃的这一战略性主张,恰好印证了12日隆基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佘海峰在接受能源一号就“玻璃短缺”这一话题询问时的答案。


他称:“日前六家企业联合发文倡议也是希望政府能够给予帮助,原材料短缺有望在短期内解决。隆基的各方面产能布局也会顺利实施。玻璃确实在短期内供应不上,但是资本和实业家都是非常敏锐的,近期就有不少非光伏玻璃的制造商打算进入这个行业,因此未来玻璃短缺的情况应不会长期存在。”


据行业消息,双玻光伏组件的底片可以用超白浮法玻璃替代,已经有人用旗滨集团的超白玻璃作为底片,适当缓解光伏玻璃供应的短缺。不过,有人士也谈及,用超白浮法代替光伏玻璃的话,浮法玻璃的2.0mm产品制作较难,也就6、7家可供应。因为用浮法玻璃来替代的光伏应用场景有一定局限性。假设用浮法玻璃替代的话,这类组件的发电量也会与原有光伏玻璃所配套的组件有差别,发电量或有降低。但目前不确定的是,(浮法玻璃)组件及其他材料商是否会有别的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


据悉,当前有关方面的确也在考虑破解光伏玻璃市场的瓶颈,主要原则是既考虑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产能现状和发展趋势,保障光伏产业发展,也要防止新一轮产能过剩。下一步重点工作首先是,加强光伏玻璃供应保障。据悉,目前有关部门正研究制定有关促进光伏玻璃行业发展文件,拟对光伏玻璃实行有别于传统浮法玻璃的政策,以尽快释放产能,缓解供应偏紧,抑制价格上涨。此外,或将对光伏玻璃产能置换实行差别化政策。


上周,晶澳科技也预测,明年的玻璃产能可能为220GW,其中182产品可用比例为50.5%。该公司表示,大家很关注玻璃产能使用情况,(供给)问题是不大的。虽然大部分组件是需要新建的玻璃窑炉来匹配。


今年光伏行业的爆发,着实让人意外,但也在可接受范围内。光伏产业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不依赖国外技术的全产业链行业,而单晶硅成本的大幅降低,则突破了行业发展的瓶颈,给整个行业的爆发式增长带来了革命性的意义。


双玻光伏组件的大幅应用,改变了原来一片3.2mm光伏玻璃加衬板的模式,开启了用2片2mm超白压延玻璃,一片作为盖板、一片作为背板、中间加单晶硅片合成组件应用的新模式。现在最流行的是72块硅片组成的72型和由78块硅片组成的78型。其他规格的光伏组件产品可能都将慢慢被淘汰出市场。


正是因为原来由一片3.2mm的超白压延玻璃为盖板的光伏组件变为2片2mm超白压延玻璃加硅片的双玻组件,这种结构性变化使得原来供需还比较平衡的超白压延玻璃用量突然变得增大一倍,造成了现在超白光伏玻璃“一片难求”的局面。由此,原来24元/㎡的光伏玻璃价格一路上涨,到现在50元/㎡仍然拿不到货。组件厂面临被迫停产的局面。一方面,光伏组件生产线的停产,本身代价和损失就比较大,另一方面,面对国家五大电厂的供货合同,对于组件厂来讲如果今年不能按时交货的话,意味着违约责任和明年被踢出供应商队伍的风险。


光伏玻璃供需失衡的问题备受原片短缺断供的煎熬和价格上涨的压力,一方面,阿斯特、东方日升、晶澳、晶科、隆基、天合六大组件厂联合呼吁放开光伏玻璃的产能限制。另一方面,很多财大气粗的投资机构因看好光伏玻璃的“暴利”动辄拿出几百亿来疯狂涌入投资该领域。而对于已经处在光伏玻璃行业里的玻璃制造企业来讲,诸如福莱特、亚玛顿、南玻、旗滨、信义、金晶科技等企业,都是坚决抵制光伏玻璃产能的无序放开和扩张的。而对国家决策审批机构工信部以及民间组织中国玻璃行业协会来讲,则是以一种比较审慎的态度来考虑光伏玻璃产能放开这件事。所以,上述四方利益相互纠葛掣肘,演绎了当下最热门的话题。


政府之所以选择谨慎的态度,乃至玻璃企业坚决抵制产能扩张,主要还是考虑到光伏玻璃只是短暂性短缺,而不能因此带来长期性的过剩。我上篇文章提到过,上一个十年,四万亿催生的基建和房地产热潮,带动的浮法玻璃产能投资严重过剩,所造成的玻璃行业长期大面积亏损的局面,以致于用十年时间艰难完成的“产能出清”过程,是非常漫长而艰苦的。所以,身处在政府政策制定和玻璃行业从业者来讲,都切身经历过这个痛苦的过程,谁也不想让浮法玻璃的这种悲剧在光伏玻璃行业再次上演。所以,玻璃企业阻止光伏玻璃产能扩张和过剩的决心是非常大的,从产能指标严控、技术壁垒限制和光伏玻璃断供几个层面来联合抵制行业外来势力的恶意涌入,也是誓死拼命的。


那么现阶段,从工信部和玻璃行业协会的角度来讲,更多强调的是有序放开,允许把部分浮法玻璃产能指标置换成光伏玻璃的产能指标,这样既不增加玻璃行业整体的产能指标,也解决了浮法玻璃产能有序退出的问题;而对于玻璃企业来讲,要解决光伏玻璃短期短缺和长期发展的问题,一方面是拥有产能指标的光伏玻璃企业加快光伏玻璃生产线的投资建设,现阶段无论是福莱特(嘉兴、凤阳、越南)、还是南玻、金晶科技(马来西亚、宁夏)都加大了在这领域的投资;另一方面,现阶段,选择用超白浮法玻璃来代替光伏背板玻璃的用量。


从技术角度上讲,光伏玻璃盖板必须要用超白压延玻璃,背板也要用超白压延玻璃,这样的太阳光光线透过率最高,带来的发电效率最高。但是当光伏玻璃短缺的时候,只能保证光照的盖板一面必须要用超白压延玻璃,而光伏组件的背板,虽然也吸收一部分反射光线,但可以用2mm超白浮法玻璃来替代,只是发电效率会有所降低,大约3瓦左右。目前国内仅有包括南玻在内的两条浮法线能做2mm的超白浮法玻璃,近期金晶科技有可能转产一条线。因为2mm超白玻璃的生产是有相当大的技术壁垒的,所以现阶段2mm超白浮法的产能远远不能满足于现有的背板替代量,所以很多组件厂又用2mm的普通浮法玻璃来替代2mm的超白浮法玻璃。这样的话,发电效率又要降低一个档次,大约又是3瓦。这样的话,目前2mm的普通浮法玻璃也成了抢手货,价格从不到10元/平方米上涨到13元/平方米(以上价格仅为浮法原片价格,不含加工费),订单仍然比较饱和充足。


但是国内能做2mm的浮法玻璃线并不多。2mm玻璃的生产工艺对于一般的浮法玻璃生产线是比较复杂的,不仅在于前端的熔化锡退工艺,更在于冷端的切裁堆垛能力。所以,2mm的浮法玻璃也不是说任意哪条浮法线想做就能做出来的,这需要一定的投入进行冷端设备改造,且需要一定的时间。据说现在有的企业一次性拿出7条线进行冷端设备的改造来尽快投入到光伏背板市场,当然,这个周期也得三到六个月的时间,短期内还无法立刻完成。


所以,未来至少要有10条浮法玻璃生产线线投入到光伏背板的供应上,浮法玻璃的价格会持续上涨,这是有依据的。浮法玻璃在建筑市场上投放的产能将是一个缩减的态势,这也是浮法玻璃和光伏玻璃最双赢的局面。当然,用浮法玻璃来解决光伏组件背板玻璃的问题,短期内可以缓解供需矛盾,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真正光伏玻璃的短缺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真正解决还是要等到大批量的光伏压延玻璃的投产之时,这个周期大家普遍认为需要三年时间,2022年应该将会出现行业的拐点时刻。


来源:中国玻璃网,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