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益阳“禁渔”之后,当地渔业转变为生态养殖

 错位的梦寐      

湖南益阳跨资水中下游,处沅水、澧水尾闾,环洞庭湖西南。过去,当地种类繁多的野生水产品不仅养活了7万多渔民,也是百姓餐桌上的“常客”。“禁渔令”实施后,当地渔民陆续退捕。


“禁渔”之后,当地渔业发展情况如何?市场对水产品的需求怎样来弥补?


“老板,有野生鱼吗?”


“没有,早就不卖了!”


不久前,记者走访湖南益阳多个农贸市场,发现当地水产品交易有了明显变化:以往店铺招牌上醒目的“野生”二字已经难觅踪影,过去卖野生鱼的流动摊点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


禁捕前野生鱼数量逐年减少


养殖业也一度低迷


益阳市资阳区沙头镇渔业队专业渔民刘宏兵今年50多岁,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南洞庭湖打鱼。成年后,他拥有自己的渔船,延续着祖辈的生产生活方式。什么时候鱼多、哪些区域分布着哪些鱼,他了如指掌。


“10年前,洞庭湖的落水期是渔民的丰收季。7、8、9月鱼最多,忙起来三天三夜没得休息。”刘宏兵说,以前,野生鱼从来不愁销路,捕鱼归来,渔船一靠岸,立马就有人来询价收鱼,“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挣1万多元”。


洞庭湖


而近10年,他明显感到捕鱼越来越吃力了。“你也捕,我也捞,湖里的鱼一年比一年少。”刘宏兵说,“为了多捕鱼,渔网越织越密,网眼越来越小,大鱼小鱼一网打尽,就连手指头长的鱼苗也不放过。”鱼越捕越少,渔民越捕越穷……2015年底,刘宏兵算了笔账,捕鱼收入不到10万元,刨去渔船维修、柴油、添置渔具等成本,当年他们家的纯收入只有4万元,比2010年少了四五万元。


根据禁捕退捕要求,益阳市3个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自今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生产型捕捞。明年1月1日起,长江湖南段、洞庭湖、湘资沅澧“四水”干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实行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得到消息,刘宏兵主动交出渔船和捕捞工具。


但另一方面,益阳市畜牧水产事务中心主任谢移科也告诉记者,这几年,一面是野生鱼数量逐年减少,一面却是水产品养殖市场深陷低迷。


赫山区来仪湖渔场,有着近50年的历史,1114亩水域面积承包给了76户养殖户。据来仪湖渔场经理盛可平介绍,2017年到2019年这3年,水产养殖业行情不好,辛辛苦苦养大的鱼,只能“贱卖”“甩卖”。


养殖户张云飞给记者算了笔细账:2019年,他承包的20亩鱼塘,产鱼2.4万斤、存塘约5000斤,卖鱼收入13.05万元;支出方面,饲料8.6万元、鱼塘租金4500元、电费4000元……加上鱼苗成本、捕捞费、运输费等,硬性支出就有12.66万元——收入减去支出,结余3900元。但要是加上张云飞自身的人工投入和机械维护费,就亏本了。


“养得越多,亏得越多。一些养殖户索性不养鱼了,在池子里种上了莲藕。”盛可平指着不远处的鱼塘,“无论是卖莲蓬还是藕根,都比卖鱼挣钱”。


禁捕后养殖跟着市场走


从求量到重质


为何养鱼不挣钱?


“看起来是本地水产品产能过剩,实际上是产品低端化、同质化严重,没有市场竞争力。”谢移科介绍,过去,养殖户过于追求产量,跟不上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养殖端亏损连连,导致整个产业不景气,“‘禁渔令’实施后,也给益阳水产养殖业转型升级带来了契机。”


“85后”养殖户龚智诚,是当地第一批“吃螃蟹”的转型者。


“禁渔令”实施后,他开始主攻鲈鱼养殖。“现在生活水平好了,很多人不仅要吃鱼,还要吃‘好鱼’。”今年初,以2元钱一尾的价格,龚智诚从广东购买了16万尾鲈鱼苗。


填补市场缺口的底气,还源自公司引进的先进养殖技术。记者在龚智诚的渔场看到,宽阔的湖面平静如镜,靠近岸边的4条水槽却水流涌动。原来,这里的鲈鱼都养在长22米、宽5米、深2米的水槽里。水槽模拟江、湖中的水流环境,以每秒5厘米的速度推动水流,让鱼在水流中游起来,达到“健美瘦身”的效果。


“我们创造‘仿野生环境’,就是为了让养殖鱼口感更鲜美。”龚智诚说,鱼儿“跑起来”,耐受力也强,养殖过程中就不用抛洒杀虫剂,“事实证明,在抬网起捕和运输过程中,‘跑跑鱼’成活率比传统养殖的鱼高很多。”让他高兴的是,“跑跑鱼”即使每斤比市场价高出5角到1元,销量也非常好。今年前10月,龚智诚的渔场卖出了10万斤鲈鱼,销售额达200万元,毛利就有40%。


打开手机,龚智诚就能看到水槽里的水温、溶氧情况,随时可以为池塘增氧、调节水流速度。购买这套智慧养殖设备,龚智诚投入了55万元,资阳区畜牧水产事务中心给予了15万元奖补。“养殖科学精细,产品跟着市场走,才能赢得未来。”龚智诚总结。


目前,益阳市正在大力实施标准化池塘改造,在形成规模化水产养殖的地区发展环保型、自动化渔业,推广普及高效生态的水产健康养殖方式。“我们力争将粗放型养殖改造成精养高产,实现渔业发展的结构性调整。”益阳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陈瑶表示。


生态养殖受追捧


打响品牌是关键


在洞庭湖捕鱼大半辈子,益阳沅江市琼湖街道莲花岛村村委会主任彭正军没想到,自己会从卖鱼人变成买鱼人。


莲花岛村位于南洞庭湖湖心,村里590多户人家居住在湖中的4个小岛上,全是持证专业渔民。随着近年来当地渔业资源日渐枯竭,2018年,彭正军率先进城,跟女儿一家在沅江市区开起了饭店。


和鱼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开店之初,彭正军就打定主意,饭店要以鱼为特色,主打“生态鱼”。


鱼要好吃,食材很关键,可鱼从哪来?


彭正军首先想到的,就是卖鱼30多年的周天喜。禁捕前,周天喜几乎把莲花岛村渔民捕捞的野生鱼承包下来。最多时,他一天要卖出四五千斤野生鱼。这些年,随着野生鱼数量越来越少,老周也开始销售养殖鱼。


由卖家变为买家,彭正军发现,大家对鱼有着共同的执念,寻找的都是“生态鱼”。何为“生态鱼”?在周天喜看来,养殖环境要是天然无污染的大片水域,鱼要不喂或者尽量少喂饲料。


为了用“生态鱼”留住老顾客,周天喜四处寻找渠道。让他高兴的是,益阳为加强对内湖、水库等的保护,将1500亩以上的内湖、小二型及以上水库划定为限养区,实行人放天养——即在这些水域投放净化水质的鱼类,禁止投肥投饵,让鱼儿在水中自行觅食,既净化水质、又增产增收。周天喜告诉记者,“这种鱼的品质不亚于野生鱼,供不应求”。


作为传统老渔场,来仪湖渔场也不甘落后。看中市场对“生态鱼”的渴求,渔场投入160万元,建设了一个大型养殖尾水处理系统,过去臭气熏天的渔场变得清爽干净,渔场年产量达到1500吨。“养殖环境更生态,鱼才能卖出好价格。”盛可平说,“竭泽而渔,不如另辟蹊径。”


我区首家省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通过验收


科技赋能,水产养殖富起来


丁春盛在向记者介绍尾水处理设施 记者王珏 摄


本网讯(记者王珏通讯员曹肖渊)近日,省级专家验收组对我区省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创建工作进行了验收。经过现场检查、资料核查、问题质询,我区申报的春晓顶家牛水产养殖场得到了专家组的充分肯定,并通过考核验收。据悉,这也是我区首家省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


顶家牛水产养殖场位于春晓街道永稔塘,占地面积60亩,共有26口养殖池塘,主要为咸淡水养殖南美白对虾。记者在现场看到,场内除电力、增氧机、管理房等基础配套设施外,还设有沉淀区、生化曝气处理区、生物滤坝区和生态湿地区等4个专业的尾水处理区块。


据养殖场负责人丁春盛介绍,这些尾水处理设施都是今年3月份开始建设,8月份刚刚完成并投入运行,由宁波市海洋与渔业研究院设计。养殖尾水依次通过4个区块,经一系列技术处理后,能直接排放入海,有效减少尾水中氮磷等对海区造成的污染。“除了采用异味物理和生物综合处理方法等传统方式外,这套设施还率先在全市水产养殖尾水处理中应用超微气泡技术,实现尾水水质达标。”


“我养南美白对虾已经有11年了,之前水质优化和尾水处理一直都是老大难问题,过去几年前前后后投入了近40万元修整,都没能有效解决。”丁春盛告诉记者,今年在区农业农村局的帮助下,自己又重新整改了场地,引入了尾水处理设施,虽然成本不小,但好在有政策补助,让自己省了不少钱,“尾水设施共40万元,区农业农村局给我补助了30万元,补助力度非常大。”


不仅如此,为了达到省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的要求,丁春盛还对各养殖塘进行了清淤,加高加固堤坝,进一步提高养殖基础条件,并对周边环境卫生进行了整治,使养殖场环境更加卫生整洁。


对于苗种、饲料、渔药等投入品,丁春盛也制定了严格的规范标准,“我们养殖场有专门的渔药、饲料进出库登记制度,能更好地确保休药期的严格执行,对于水质我也聘请了执业兽医员定期进行检测,在加强病害预防的同时,利用微生物制剂水质调控技术减少渔药使用。”


今年3月以来,在区农业农村局的帮助下,丁春盛还先后邀请了宁波市海洋与渔业研究院、上海海洋大学、宁海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等地的专家上门指导、培训,大力实施无公害南美白对虾标准化养殖技术。


有投入自然就有回报。据丁春盛介绍,今年养殖场总产量达到了21500千克,平均亩产466千克,经济效益较往年提高20%以上。同时,由于养殖场环境的改善,以及大力实施无公害标准化养殖技术,丁春盛的南美白对虾还取得了食用农产品“一证一码”合格证,进一步向消费者确保了养殖产品质量可追溯和优质、安全。


“今年周边很多南美白对虾养殖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白点病,但我这里的虾什么毛病都没有,所以卖得特别好。”丁春盛告诉记者,因为产出的南美白对虾品质优异,虽然价格要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他的南美白对虾依旧是客户们的抢手货,“今年甚至有个大客户要出50万元把我这的虾全部收购了。”


记者从区农业农村局了解到,为加快推进我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大力发展生态健康养殖,提高养殖产品质量和效益,我区于今年年初启动省级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创建工作。除了丁春盛的南美白对虾养殖场外,我区不少养殖场也在积极准备引入尾水处理设施,建设科学、健康的水产养殖场。“希望能通过政策支持、技术指导、模式推广等方式,鼓励、引导我区更多养殖场实现水产健康养殖。”区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说。

来源:水产门户网,北仑新闻网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