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成就医生价值,行业格局逐渐明朗

 所谓缘      

“十一”假期的第一天,我带着刚买的《善战者说》来到咖啡馆。坐下后忽然感觉,从年初的疫情突发到10月假期,大半年时间里全世界好像都变了,尤其是在互联网医疗市场,正经历着史无前例的流量酣战……


翻开《善战者说》这本书,我没想到孙子兵法还可以这样读。创业原本就如战场,要想突出重围赢得胜利,许多道理相通。一口气读完百页后,方觉其中不少战术引入互联网医疗或许也会奏效。

让医生参与创业


如果说互联网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医疗的生产力水平,那么生产关系里的医生地位或许也需相应发生变化。互联网医疗成就着医生价值,同时也促成着医生“上线”。


2017年1月印发并实施的《“十三五”全国卫生计生人才发展规划》中就曾指出,在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允许范围内,医务人员可通过兼职兼薪获取报酬,同时也鼓励和支持医学科技人员在创新实践中成就事业并享有相应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在我看来,互联网医疗平台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帮助医生凭借自己的专业本领获得更多阳光收入。


互联网医疗“激战”的下半场正在到来,仅靠用户流量是远远不够的。用户的留存靠的是品类扩充与服务升级,没有三甲医院专家的有效绑定,用户也会像海水冲沙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


如何实现专家的有效绑定呢?


单纯靠“烧钱”并不会长久奏效。有效的用户流量很重要,这是专家们所看重的。与此同时,让专家能有机会深度参与到企业之中或许也很重要。


通过这样的方法,专家的积极性也会提高,从而实现有效绑定,发挥出重要能量,也会吸引更多专家加入平台。


凭专业技能成就事业


一个企业的成功必然是让它的参与者获得成功,对于互联网医疗来说,想要坚持下去、实现成功,让那些最早参与进来的医疗专家有更多获得感也是其中重要方面。


这也有很强的社会意义,它会让全社会的年轻人相信,教师、医生等知识技能者,可以依靠自己的专业技能实现财富自由,从而分享伟大时代的变革红利。就像新零售的线上线下高度融合一样,新医疗也必然会走向线上线下的融合,而且可以想见的是,融合的速度与程度必将史无前例。这个过程将使得中国的医疗现状发生深刻变化,医疗的整体效率进一步提升。同时,它将为现有体制内的医生创造更多个人发展机会。


与此同时,这些互联网医疗企业内的专家医生,也会成为新型医疗机构的重要创建、参与和管理者。他们拥有知识技能,他们带来的不仅是知识技能,还有有效的流量与资本,而这将会成为线下医院的重要补充。


新型医疗机构的大量出现也必然需要更多医生参与,最早“上线”的专家医生可以带动更多医生,这不仅是收入的带动,也是技能的带动和观念改变的带动。从互联网医疗到未来线上线下高度融合的新医疗,如何增强医生获得感,才是其中关键。

互联网医疗政策频出,行业格局逐渐明朗


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是国家医保局发布的第3个互联网医保政策的重要文件,目的是解决互联网医疗政策推进过程中的不明确问题,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


《意见》提出4方面重点工作3点前瞻铺垫,整体看并未出现太多超二级市场预期内容。


1)《意见》主要提出了4方面重点工作:做好协议管理、完善支付政策、优化经办管理服务、强化监管措施,主要就此前监管中出现实际问题查漏补缺,细化管理;2)提出3点前瞻铺垫,异地就医、扩大病种、处方外流;3)对于二级市场此前预期较高、同时一旦执行也将大大扩展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的,扩大病种、处方外流等政策,并未做强制要求,只是进行前瞻铺垫。


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可以按照是否纳入医保支付进行区别,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医疗IT企业各自优势所在。1)商业模式可以分为,纳入医保支付,即常见病、慢病复诊,部分医疗服务,和不纳入医保支付,包括线上健康咨询,互联网医疗配套服务,如药品配送等;2)针对以上两种模式,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医疗IT企业各自优势所在,传统医疗IT强项在于服务线下实体医院,依托实体医院建设的互联网医院最终运营仍归属于线下医院,传统医疗IT企业可以帮助信息化建设等,互联网企业强项在于流量入口,对不纳入医保支付医疗服务部分有较多积累;但是在与传统医院合作上有一定欠缺。

截至2020年互联网医疗合作版图已较为清晰。完整互联网医疗生态需要打通“P-P-P”


三环节:参考平安1)面向消费者端:其中平安好医生,提供以线上问诊为主的医疗服务,万家诊所则连接线下基层医疗;2)医疗服务提供:一方面平安自建医生团队,与线下医院医生合作,同时可能与上市公司合作;3)支付:保险天然具有商业保险作为支付方,未来不排除与社保加深合作。截至2020年上半年,阿里健康、微医等也已完成类似布局。


上市公司层面,我们认为2020年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极快,但上市公司业绩可能滞后于流量增长。


2020年前三季度互联网医院数量增长较快。根据今年10月28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目前,中国已经有900家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所有的地级市2.4万余家医疗机构,5500多家二级以上医院可以提供线上服务。

但是从上市公司业绩上可能并未体现出匹配的增长,猜测可能原因为:1)大量互联网医院在疫情后开展义诊业务,并未贡献业绩;2)大部分互联网医院成立至今不足1年,尚处于建设期,未开展运营;3)目前纳入医保报销部分有限,消费者习惯尚需要时间培养;4)处方外流、异地医保结算等配套政策尚待完善。


风险提示:互联网医疗政策进度推迟,社保支付能力低预期,互联网医院平台获客、运营成本高/活跃度付费率低,互联网、商保巨头挤压行业空间。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新浪财经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