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涪陵:让涪陵工业向工业涪陵迈进

 玻璃心      

白涛园区


“十三五”期间,涪陵区坚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着力补短板、做强项、提品质,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激发科技创新活力,增强创新力和竞争力,让涪陵工业向工业涪陵迈进,从制造到“智造”。这既是量的增长,更是质的提升。


10亿级企业30户


100亿级企业4户


11月14日,在涪陵白涛工业园区,重庆华峰化工有限公司己二酸工厂中控室,十多台电脑呈“一”字形排开,工作人员正监控着实时数据和动态信息。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2010年,华峰化工入驻白涛工业园区,经过发展,公司目前占地3000多亩,拥有年产75万吨己二酸生产线,先后4次扩容,已建成世界第一大己二酸生产企业,产品远销韩国、日本、俄罗斯、德国等几十个国家或地区。


“我们在产业链上不断衍生新的产业链,积聚了己二酸下游的聚氨酯、聚酰胺等产业链条。”该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已新成立6家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


重庆华峰化工的发展只是涪陵工业发展的一个片段。涪陵工业正朝着重庆重要现代制造业基地迈进。如今,涪陵工业经济持续增长,工业企业不断发展壮大,规上工业企业达到273户,10亿元级企业达到30户,培育涪陵页岩气、华晨鑫源、华峰化工、万达薄板4户百亿元级企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82户。


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涪陵区工业经济承压运行,仍然保持了稳定增长。1~9月,全区完成规上工业产值1205亿元,增长4.5%;实现工业增加值374亿元,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5%,居主城都市区第3位;完成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333.5亿元,增长11.3%;完成工业投资148.7亿元,增长7.2%。


产业集群崛起


拥有雄居全球的生产基地


“两区四组团”提速集聚发展,涪陵综保区获批、并正式封关运行;涪陵高新区获批市级高新区,即将创建为国家级高新区;白涛园区获批市级合成材料(聚酰胺与聚氨酯)产业示范基地;临港经济区延伸聚酯新材料,集聚发展临港工贸;清溪园区重点发展金属材料,加快补链壮群。2019年,园区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1452.0亿元,增长13.7%,园区规模工业集中度达91.3%。


从企业到产业再到产业集群,“底气”十足的涪陵经济“加速奔跑”。产业集群不断壮大,清洁能源产业获批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建成年产100亿立方米产能的全球第二大商业页岩气田;新材料产业形成合成材料、先进金属材料产业集群,华峰己二酸、赛特刚玉棕刚玉获评国家工信部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建成全球最大的己二酸、氨纶生产基地;食品医药产业集聚了榨菜、中医药等优势行业,正在建设现代中药集聚区;装备制造产业形成汽车“整车+零部件”垂直配套产业链,船舶建造业已形成长江中上游规模最大的产业,万吨以下不锈钢化学品船制造在国内领先;信息技术产业已囊括高密度电路板、特种光电缆、LED光电、微型电子等。


数据最有说服力。2019年,涪陵区完成规上工业产值1589.87亿元,占全市的7.6%,同比增长9.3%;实现工业增加值493.42亿元,绝对额居全市第一,占全市的7.4%,同比增长9.3%;工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41.9%,工业税收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达60%。从涪陵工业到工业涪陵,这既是量的增长,更是质的提升。


从制造到“智造”


在华晨鑫源汽车生产基地宽敞明亮的车间内,行车来回穿梭,一根根锃亮的汽车零部件正在焊接,一辆辆组装好的新车排列整齐。如今,该汽车生产基地中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等关键装备数控化率均达到88%,每年可生产30万辆整车发动机。


“这台机床原来需要2人操作,单班只能生产3000只进排气门,如今只需1人就能看护5台机床,单班可生产5万只。”重庆三爱海陵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指着一台锻造机床介绍说。近年来,该公司全力推进“机器换人”和技术革新,智能化生产带来的不仅是高效率、高精度、高标准,更是低成本、低能耗、低强度的生产模式。


重庆三爱海陵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智能化改造的历程,只是涪陵智能化发展的一个缩影,成为涪陵迈向“智造强区”的开路先锋。


“我们坚持‘点、线、面’结合,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步伐。”涪陵区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点”上抓单台设备改造、推动企业“机器换人”;在“线”上抓生产线升级、装备成套自动化数字化生产线;在“面”上抓系统集成、建设智能工厂和数字化车间,提高生产的标准化、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水平。


近年来,涪陵区深入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在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的大旗下,一个个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生企业正在拔节生长,“涪陵智造”正成为涪陵工业发展的一张响亮的新名片。


今年,涪陵新增华峰氨纶、华通电脑、道道全3个市级智能工厂,新增万凯新材料、大业建材等10个市级数字化车间,华峰化工入选全市10户智能制造标杆企业,万凯新材料基于“5G+工业互联网”智能工程建设项目入选全市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创新示范项目,道道全食品、大朗冶金等4户企业通过国家级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认证。全区累计建成7个市级智能工厂、32个市级数字化车间、2个市级智能制造标杆企业、10户企业通过国家级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认证,数量居全市前列。


技术创新不断增强。今年,涪陵新增宏声印务等3家市级企业技术中心、6家市级“专精特新”企业、2家“小巨人”企业。“专精特新”企业累计达到23家,拥有国市级各类企业研发机构75家。推动新产品新品牌培育,全区累计拥有28个市级重大新产品,涪陵榨菜集团获评重庆市消费品工业重点培育品牌示范企业。


与此同时,绿色发展稳步推进。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依法依规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完成天原化工2万吨/年隔膜法烧碱装置拆除,并通过市级验收;有序推进涪化环保搬迁,新项目正在进行场平施工,预计2022年6月建成;南岸浦磷石膏堆场完成覆膜覆土复绿,厂区设备设施拆除及土壤修复预计2021年4月前完成;已建成建峰化肥等国家级绿色工厂3个,涪陵榨菜集团、三爱海陵等市级绿色工厂5个。


“十三五”期间,涪陵大力申报国市级财政专项资金,累计获得4.6亿元;区级转贷应急平台为84家中小微企业办理143笔转贷资金,累计9.35亿元;“助保贷”平台为51家中小微企业融资,累计4亿元;商业价值信用贷款平台为52家中小微企业融资,累计5512万元。全区电力、燃气供需平衡,企业用能实现从量足向价优转变,能源要素保障更加完善。


从工业大国到工业强国,工业互联网肩负重任


我国已是全球第一大工业国,但离工业强国仍有差距。我国以美元计价的工业增加值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且至今一直稳居首位。我国拥有世界上门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包含了41个工业大类,207个中类和666个小类。在高速发展中,不少产业在经历几轮快速发展出现了产能过剩等一系列问题,不少产业仍为劳动密集型,数字化程度低,技术壁垒低,产业附加值低,整体离工业强国仍有一定差距。


人口红利削弱,降本增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当前,我国劳动力年龄人口比重持续下滑,劳动力成本逐年上升,2018年制造业城镇单位人均年工资为7.2万,2013-2018年年复合增长率约9.2%,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根据亿欧估算,目前具有市场代表性的20kg级六关节工业机器人单位成本为18.14元,而公开招聘数据显示长三角地区一线制造业工人的时薪为16元至20元,可见在制造业发达地区,上涨的人力成本已与工业机器人成本相当。合理可控的成本是制造业持续经营的关键,面对价格持续上涨的人力和性价比优越的工业机器人,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


从工业大国到工业强国,工业互联网肩负重任。工业互联网的价值不仅在于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更是为了平衡成本和质量以达到最优效果,转型企业将获得巨大收益。据通用电气发布的《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全球范围内,若航空、发电、铁路等关键工业领域效率提升1%,各领域在未来15年内均将节省上百亿美元费用。


突破科技封锁,工业互联网将成科技创新重要武器


集成电路领域的工业智能技术创新是兵家必争之高地。近年来,科技领域一直是中美竞争的制高点,集成电路领域尤甚。高端半导体芯片领域赢者通吃效应明显,技术密集程度极高,抢占技术工艺制高点意味着能够获取行业最丰厚的利润,产业内企业对科技研发投入极大,且汇聚了顶尖人才及高精尖技术。我们整理了全球领先的半导体领域公司在工业智能技术创新方面的尝试,可以看到各大厂商正不断加码技术创新,以提高各自在产业链内的竞争实力,工业智能技术创新是兵家必争高地。


台积电率先进入工业互联网时代,二十年磨一剑站上晶圆代工巅峰。我们参考台积电过去二十年发展历程,在2000-2010年主要做生产自动化,为后续进入工业互联网时代打好底层基础。从2010年开始,台积电正式进入生产智能化升级阶段,针对晶圆代工的五个场景,通过大数据平台、高性能云计算和机器学习进行赋能,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数据为产线进行反哺,实现整体良率快速爬坡,缩短量产周期(近50%),精准复制产线等众多突破,为台积电站上全球晶圆代工巅峰立下赫赫战功。


摩尔定理接近极限,工业互联网助力集成电路领域不断发展。台积电今年6月表示,预计将在2020年底完成3nm工艺设计工作,其工艺制程的不断突破离不开工业互联网的赋能加持。随着摩尔定律越发接近极限,受限于量子隧穿效应等因素,技术创新将成下一阶段重要突破口,集成电路领域势必将更加依赖工业互联网所赋予的力量。


突破科技封锁,工业互联网将成科技创新重要武器。当前全球形势风云变幻,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兴起,中美科技战持续拉锯,主要集中在5G、芯片设计和集成电路等领域。为了实现自主可控和科技创新的科技内循环,必须在科技领域进行持续投入和扶持,工业互联网在其中将扮演重要角色,成为我国科技创新的重要武器,必将取得长足发展。

传统制造业尚未全局发力,两化水平提升空间大


科技投入尚未全局发力,两化水平提升空间大。截至2018年,我国智能制造就绪率已由2013的4.5%增长至7.0%,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初步形成,但智能制造就绪率仍不足10%说明工业企业整体关键工序数控化、管控集成化、供产销集成化能力依旧有待提高,信息化与工业化的融合程度存在提升空间。从细分领域看,电子、汽车等制造业重点领域IT投入位于前列,食品饮料、纺织等传统行业IT投入强度明显较低,细分领域数字化转型潜力无穷。


政策领航,开启工业互联网大时代


政策领航,开启“工业+物联网”时代。工业互联网具有前沿性与战略性,政府持续的统筹部署与引导不可或缺。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2018年我国新增工业互联网相关支持政策6条,2019年新增7条,为产业链中设备层、网络层、平台层、软件层和应用层等各层级的建设提供全方位支持,营造了包容有序的发展环境。政策的持续出台已有效刺激工业互联网的规模化投资,据青桐资本资本统计,2020年上半年,工业互联网共发生22起融资,46家投资机构入场。


内生需求+外部技术与政策驱动,我国工业物联网责任在肩且愿景可期。工业企业面临的人口红利消失、研发投入不足与产品急需升级换代、产能过剩三大难题亟需工业互联网破解,而政策与技术的逐步落地进一步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增长迅速。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规模达6080亿,2015-2019年每年增速均超过12%。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预计2020年规模可达6990亿,较2015年增长近一倍。此外,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下游渗透率仅2.76%,具有较大的想象空间。


放眼全球市场,我国工业互联网未来成长值得期待。我国近年来在自主可控和科技创新领域取得出色成绩,且更为重要的是意识形态的改变,重视科技创新和知识产权,商业环境不断好转,加上政策加码领航,我国工业互联网未来成长值得期待。


工业互联网与其他新基建融合碰撞,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智能制造升级所需重点投入的领域主要包括云、网和端三大领域,云即云计算和工业大数据,网即覆盖产业链整体的工业互联网,端即与工业互联网融合一体的智能控制设备、工业机器人、智能机床等终端设备。工业互联网是连接智能制造产业云和端的连接枢纽,通过平台、软件、数据、算法将设备和信息互联,提升制造业智能化水平。根据新基建的定义,工业互联网能够与其他新基建形成良好的融合,通过与5G、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其他新基建融合赋能,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是工业互联网技术演进大趋势。

来源:中国网,冠卓咨询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