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橙这种水果没农民敢种植,竟是因为它种植风险太高

 软妹界大偿      

相信大部分朋友都吃过橙子类的水果,如脐橙、血橙、冰糖橙、柚子等,现在正是它们上市的季节,只要去市场上走一走,随便一个水果摊上都能看到,但是有一种橙子恐怕所知者甚少,它就是“指橙”。


其实不知道指橙,不了解指橙是很正常,它位居“国内六大稀有水果榜单”之中,而在这个榜单中,指橙被誉为“水果界的鱼子酱”,其他几个稀有水果分别是世界上最甜的水果“非洲竹芋”;生长在水里的水椰子;吃起来像山竹的巧克力原料“可可果”;吃起来像柚子,但果肉中可能藏着蝎子的冷刹;以及吃一口就可以改变味觉的神秘果。


而指橙能上榜,除了有那个美誉之外,还因为其价格十分昂贵,曾贵到了千元一公斤,那么这指橙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指橙是什么?


指橙是芸香科柑橘属植物,它并不是我国本土植物,而是原产于澳大利亚东部和新几内亚的东南部的一种热带植物,最早于1977年引入我国。


指橙的植株不高,相比于其他芸香科柑橘属植物,如脐橙、血橙、柚子等,算是十分矮小的了,11年生树平均高度仅1米,最低0.36米,植株矮自然导致其果实也小。其果实外型酷似红薯,又如饱满的香肠,体型却只有人类的手指大小,“指橙”的称呼便由此而来。


不过指橙的外表虽平平无奇,但里面却包裹着许多鱼子般大小的微粒果肉,一粒粒闪耀着晶莹的光泽,乍看好似鱼子酱,因此,指橙又享有“水果界的鱼子酱”这一美誉。



除此之外,指橙在市面上还有个别称“手指柠檬”,这一别称主要源于它独特的味道和香气,指橙成熟之后,会散发出一股如柠檬般的清香气息,而果肉吃起来比柠檬还酸。


指橙为什么贵?


指橙虽然引进我国有40多年的历史了,但却是近几年才火起来的,火起来的原因除了因为其果肉像鱼子酱,还因为其价格贵,大概在2016年到2017年的时候,其价格一度贵到了千元一公斤,虽然这几年降了不少,但依旧很昂贵,大概是700元一公斤。


至于它贵在那里,市面上主要有4种说法。



其一、颜值高。喜欢吃橙子类水果的朋友应该知道,不管是哪种橙子类水果,果肉颜色最多就3种,未成熟时的青色,成熟时的黄色,以及熟透了的红色。但指橙却不一样,它的果肉一共有19种颜色,且每种颜色的味道还略有差别。比较常见的颜色有小清新的绿色、端庄淡雅的粉色、热情如火的红色,比较少见的还有紫色、黑色、蓝色。


其二、吃法独特。一般的水果除了直接吃,就是加工成果酱、饮料之类的,而指橙却可以添加在高档西餐厅的海鲜料理、甜品美食中。


其三、营养高。据资料记载指橙中富含柠檬酸和维生素C,而其他营养物质高于绝大部分蔬菜和水果。


其四、药用。在中医中有种说法,只要将指橙洗去酸水,切碎后和盐煎热,服用后就可以去除胃中的浮风恶气。醉酒后的人服用后,可以解酒止吐。



总而言之,指橙的用处确实多,也确实是一种高端大气上次的水果,但最为核心的问题还是国内没什么农民敢种植它,导致它在我国的产量极低。


至于农民为什么不敢种植,主要还是因为其本身种植难度高。指橙结果慢、产量低、容易遭受虫害,要花费大量精力管理,因为供给高档食品产业所以也不能打农药,只能生物灭虫,普通的农民根本管理不好,一般只适合高档园林产业栽培种植。而其价格又贵,受众小,农民种植了以后即便是产果了,还要面临卖不卖得出去的问题,风险太高,这就导致了指橙一直贵,农民一直不敢种的恶性循环。


望谟县:精准发力大力发展特色种植养殖产业


山岰间的一块平地上,一栋二层白色小平房的房顶上悬挂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8个红色大字分外醒目,一楼的楼梯过道处,一块黑色显示屏上显示着“精准抓落实、打赢收官战”的红色字样,平房正对面小广场边,一面五星红旗在山风中飘扬……11月11日,记者走进大山深处的望谟县打易镇边王村村委会所在地,一种厚重而又肃穆的脱贫攻坚氛围迎面而来。


“这里原来是村小学,后来村小学合并到打易镇后,2017年村委会搬迁到这里,全村的脱贫攻坚决策部署都从这个前沿阵地发出,边王村作为国务院扶贫办挂牌督战的深度贫困村,在各级各部门的倾情倾力帮扶下,结合村情,通过夯实基础设施、大力发展种植养殖产业,坚决实现全部贫困人口脱贫、贫困村出列。”边王村第一书记吴华珩说起全村的脱贫攻坚,语气沉重而有力。


总人口487户2231人的边王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36户1527人,今年初,尚有未脱贫人口58户223人,贫困发生率为10.14%。山高坡陡谷深,土地零星破碎,产业发展滞后,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和收入单一,群众增收渠道以外出务工为主,“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曾是边王村的真实写照。今年1月,该村被国务院扶贫办挂牌督战。


如何尽快实现脱贫摘帽?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尽锐出战,通过州、县、镇、村四级联动,以挂牌督战为契机,整合各级帮扶力量,立足村情实际,精准发力,引进企业和人才,大力发展特色种植养殖产业,进一步补齐产业发展短板,增强村级“造血”功能,扎实有效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据了解,该村今年3月投入120万元帮扶资金,养殖了本地小黄牛100头,60户贫困户可通过入股分红实现增收。投入贵阳市云岩区帮扶资金20万元发展胡蜂养殖256群,带动57户贫困户增收,户均增收1500元。投入财政扶贫资金60万元,帮助村合作社建成3万羽养鸡场,带动30户贫困户增收,户均增收1200元。


记者在该村正在扩建中的胡蜂培育基地看到,占地面积360平方米的钢结构主体工程已完工,施工人员正在搭建彩钢瓦、平整路面。吴华珩介绍,该基地由贵阳中天金融集团投入200万元帮扶资金建设,将于今年11月底建成投用,每年可培育蜂王5000群以上,分配给贫困户饲养,再由基地统一回收、销售,带动贫困群众增收致富。


“我们村山多,林业资源十分丰富,非常适合养殖胡蜂,明年开春,就可以将培育好的蜂群发放给贫困户养殖,蜂群可按林地面积比例挂在树枝上养殖,风险小,贫困户养殖一窝群蜂纯收入约500元,是一个很好的脱贫增收项目。”基地负责人王小良告诉记者。


在该村引进企业建成的林下土鸡养殖场,一只只二三斤重的土鸡正在啄食,鸡鸣声在山林间回荡。该养殖场采取“公司+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建设,由望谟县边王林下土鸡养殖公司负责经营管理,今年可实现鸡存栏1万羽,贫困群众可通过合伙人的方式参与养殖。目前,该村通过整合州委统战部帮扶资金,由该土鸡养殖公司为边王村贫困户发放鸡苗,今年将为全村336户贫困户提供鸡苗进行家庭散养,带动贫困户发展庭院经济增收。“截至11月中旬,我们公司已为86户贫困户发放鸡苗1.1万羽,并为养殖户提供技术服务、病疫防治、以市场价回收等服务,让贫困户无忧饲养。”公司负责人蒙覃师向记者介绍道。


发展黑皮鸡枞种植是该村又一助农增收举措。今年5月,边王村有5个组36户贫困户通过庭院种植黑皮鸡枞,截至8月,已全部由村合作社统一收购完毕,种植贫困户均实现了增收。贫困户罗永周、王封华、伍小稳等充分利用房前屋后空地,种植黑皮鸡枞增收1万余元,走上了发展特色产业增收的路子。


此外,该村今年还充分利用林地占补平衡资金140万元,新增种植油茶875亩,覆盖贫困户160户。在该村,有80%的农户种有杉树,每亩可享受到国家退耕还林补助1600元。种有杉树110亩的贫困户王建昌家,已获得了10余万元的补助,有力地助推了杉农脱贫致富。


据了解,今年以来,该村针对未脱贫的58户223人,通过养牛、胡蜂养殖、养鸡、种植油茶、“五小”产业及引导就业等方式增收。针对已脱贫人口278户1304人,对照脱贫标准,持续加强“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动态监测和成效巩固,加强“两业”扶持,重点确保贫困群众不因学、因病返贫。同期,按照“四个不摘”要求,紧盯边缘户和脱贫不稳定户,按“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用好“农调扶贫险”“新市民安居险”“新市民就业险”“防贫扶助险”等扶持政策,对存在致贫、返贫风险的贫困家庭及时进行扶持和救助。


边王村村支书、村主任韦小华告诉记者,全村剩余贫困人口人均收入目前已达8000元,已具备脱贫标准。下步,边王村将紧盯今年年底按时高质量脱贫摘帽的目标任务,聚焦“脱、稳、防”三大问题抓实查缺补漏,狠下功夫,坚决确保全村按时达到村出列户退出标准。


目前,边王村已按照脱贫出列相关程序,完成了剩余贫困人口脱贫、村出列的公示公告和系统标注,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今年底将如期实现剩余人口全部脱贫、边王村脱贫出列的目标任务。

来源:今天要吃什么,黔西南日报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