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第一案”宣判,野生动物世界被判赔1038元

 掌心蔷薇      

11月20日,被称为“人脸识别第一案”的郭兵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一审宣判,判决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


法院查明,2019年4月,郭兵支付1360元购买野生动物世界“畅游365天”双人年卡,确定指纹识别入园方式。郭兵与其妻子留存了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并录入指纹、拍照。后野生动物世界将年卡客户入园方式从指纹识别调整为人脸识别,并更换了店堂告示。2019年7月、10月,野生动物世界两次向郭兵发送短信,通知年卡入园识别系统更换事宜,要求激活人脸识别系统,否则将无法正常入园。此后,双方就入园方式、退卡等相关事宜协商未果,郭兵遂提起诉讼,要求确认野生动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并以野生动物世界违约且存在欺诈行为为由要求赔偿年卡卡费、交通费,删除个人信息等。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双方因购买游园年卡而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后因入园方式变更引发纠纷,其争议焦点实为对经营者处理消费者个人信息,尤其是指纹和人脸等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行为的评价和规范问题。我国法律对于个人信息在消费领域的收集、使用虽未予禁止,但强调对个人信息处理过程中的监督和管理,即个人信息的收集要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和征得当事人同意;个人信息的利用要遵循确保安全原则,不得泄露、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被侵害时,经营者需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本案中,客户在办理年卡时,野生动物世界以店堂告示的形式告知购卡人需提供部分个人信息,未对消费者作出不公平、不合理的其他规定,客户的消费知情权和对个人信息的自主决定权未受到侵害。郭兵系自行决定提供指纹等个人信息而成为年卡客户。野生动物世界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指纹识别、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技术,其行为本身并未违反前述法律规定的原则要求。但是,野生动物世界在合同履行期间将原指纹识别入园方式变更为人脸识别方式,属于单方变更合同的违约行为,郭兵表示不同意,故店堂告示和短信通知的相关内容不构成双方之间的合同,对郭兵也不具有法律效力,郭兵作为守约方有权要求野生动物世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双方在办理年卡时,约定采用的是以指纹识别方式入园,野生动物世界采集郭兵及其妻子的照片信息,超出了法律意义上的必要原则要求,故不具有正当性。


“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开庭:看动物为啥要刷脸?


“为什么看个动物,要识别人脸”?浙江某大学副教授不满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采用人脸识别方式入园,而以服务合同违约将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庭。这件“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的靶向,不是野生动物世界,而是在技术疯魔时代:人脸、指纹等个人隐私中最为核心敏感信息的采集和应用,边界到底在哪里?



6月15日,该案在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庭审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1点。


短信通知:


入园要识别人脸


本案原告郭兵具有法律专业背景。


2019年4月27日,郭兵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办理了一张双人年卡。一年有效期间,可同时通过年卡及指纹不限次数入园。


2019年10月17日,他收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短信,提示其园区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原指纹识别已取消,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将无法正常入园。


郭兵认为人脸信息属于敏感个人信息,不同意接受人脸识别,要求园方退卡。


双方协商未果。2019年10月28日,郭兵向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同年11月3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庭辩核心:


单方改变入园方式是否有效


郭兵的诉讼请求有:要求确认被告店堂告示和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退还年卡卡费、赔偿交通费并删除原告个人信息等。


最核心的一条是要求法院确认野生动物世界的一系列关于年卡和入园要求的告示和通知是无效的。


围绕入园和办年卡,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发过的告示和通知包括:刚开始办卡时的说明是会员入园凭年卡和指纹,10月份短信通知入园方式改成人脸识别。


郭兵认为这种被园方称为“升级”的入园方式,其实质是“违约且构成欺诈”,仅凭一条短信通知就要求改变入园方式,是一种“单方变更”。


郭兵认为,这种“单方变更”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角度上来说构成违约且欺诈,“按照法律可以退一赔三,而现在我的诉请仅仅是退还我的年卡费用,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打这个官司不是为了钱。”


园方声称:


采集人脸对方知情,合同有效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方面针对此次庭审请来了两位北京律师。他们的核心观点是:在原告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收集个人信息的,双方订立的服务合同合法有效。野生动物世界方面将郭兵被采集的人脸照片作为证据递交法庭。


原告代理律师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张延来认为,这个证据恰恰说明了野生动物世界人脸采集的不透明和欺诈性,照片是他在去年4月份办理年卡时被拍摄的,而实际上,年卡上并没有用到照片,而“升级”倒是蓄谋已久。


庭审还就这些采集过去的人脸信息等,野生动物园是如何保存,能否保障游客个人信息安全等方面都展开了辩论。


案件涉及:


个人敏感信息采集多方面法律问题


“人脸识别第一案”其实涉及了个人敏感信息采集的合法性、必要性等多方面法律问题的探讨。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人士旁听了庭审,案件将择期宣判。


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的采集和应用边界在哪里,尤其是各种打着“智慧”旗号的商用,以及日渐普遍的用于单位考勤的人脸、指纹等识别门禁,是否存在巨大隐患?


人脸识别的必要性待定


在起诉书中,郭兵引用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规定,“经营者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消费者同意。”


在他看来,动物世界并非必须要采用人脸识别技术,理论上来讲,“必要”一般指的是要达到某一个目的,采取的方式对权益受影响的这些人(消费者)的损害应该最小,“现在采取的方式显然对消费者有非常大的权益侵害可能性”。


对此,君合律师事务所刘佳迪律师分析,2018年5月开始实施的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制定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提到,个人信息控制者在开展个人信息处理活动时,应遵循最少够用原则,“就是只要收集的信息,能够足以使得提供服务就即可,不需要去收集提供服务之外的过多的信息。”刘佳迪认为,动物世界通过原来的指纹识别方案即可保证游客入园,面部信息的收集未必是必要的。


对于动物世界收集面部信息的正当性,刘佳迪表示,我国法律目前还没有严格限定收集个人信息的机构。


“到底哪些行业或者哪些类别的机构才有权利去收集个人生物信息,在法律层面还是空白,但不排除监管机构目前也关注到目前有滥用的这种情形,从而在立法层面会采取更多的行动。”刘佳迪说。


在郭兵看来,法律不可避免具有滞后性,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新技术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推出,但应对新技术的法律不可能那么及时制定或者修改出来。他希望,此事通过法院判决,起到指引或者规范的作用。


网友说,我们可以更换账户和密码,但是我们能换脸吗?


刚刚表决通过的《民法典》未对个人敏感信息作出明确界定。据悉,《个人信息保护法》正在研究起草中,“如果说这个案子对立法要有什么影响的话,但愿能对这部立法涉及个人敏感信息的相关规定有影响吧。”


这是作为法学老师的郭兵的愿望。


来源:北京青年报,钱江晚报

我来说几句

最新回答

还没有人回答哦,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